秋天,我行走在海石湾

  我在海石湾已经是第二个秋天了,但没有给我留下任何印象也许是海石湾的平淡,也许是海石湾的蓬头垢面无法触一动我的神经,仰或是灵魂;也许是海石湾没有让我值得留恋的情愫,仰或是刻骨铭心的记忆;我依然木纳地行走在街头,花开了,叶落了;风来了,雨去了;月升了,灯灭了;在海石湾煤尘还没有安静下来时候人们早已进入了梦香。

  都说海石湾有个北山公园每天我从北山身边走过,却看不到公园的影子看来是海石湾的老百姓喜欢上北山了,好像北山在他们心里已经占据了很大一部分空间。这样也好,我终于一个想念地方,管它有木有,至少在我的脑海里,有一个美丽的北山公园,在那里可以释放我心灵梦想

  其实,20多年前,我对海石湾有点模糊的印象,那是我去连城铝厂征兵,住了近一个月时间,从兰州出发,过永登,经河桥到达铝厂。记得,厂里一名管武装的副厂长和保卫科的同事接待了我,和他们相处的日子里,我知道了窑街的煤,海石湾的铝;每天,在我的眼里是川流不息的拉煤拉矿的车辆,给我留下了一片繁荣的景象

  今天的海石湾就像过去的窑街,与那时的窑街相比,海石湾已经漂亮许多干净了许多,时尚了许多。窑街的老百姓已经深深喜欢上这里的一草一木,好多窑街人已经搬到了海石湾栖息。从南区到北区,海石湾也经历了一个10年繁荣的变迁。 所以,在海石湾人的眼里,北区代表着海石湾的时尚。如果让我选择,如果愿意,我会继续留在海石湾,很想去北山公园看看,看看到底美在哪里

  我不是住在海石湾时间有多长,住的有多舒服,我想,我是在感受一下海石湾人心最美丽的地方,一份宁静的情怀,一份悠闲的自得。海石湾虽然不是很大,回、汉杂居,经商氛围浓厚,这里的老百姓的生活很惬意,很悠闲;也许是因为这里是工业的原故,也许是因为有了马门溪龙的传说,也许是因为黑色的煤和白色的铝之间那些一爱一情故事当你走在海石湾的街头,就会一种神秘和惊奇的感觉所吸引,你会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慢慢欣赏着这里人的穿着,许多人的衣服上镌刻着昔日自豪的标识,要么是方大炭素,要么是窑街煤电,仿佛告诉来海石湾的陌生人,我们是海石湾的荣耀。

  好汉不提当年勇,可海石湾的人依然怀念着过去,寻找最美的夜晚,最美的环境,最美的一爱一情;如今,落寞的南区,就像人老珠黄,守着昏暗的夜晚,街宽人稀,秋风飕飕而过,带走黄叶

  在海石湾,一到秋天,所有的地方都成了过往烟云,变的沉默,没有了夏日里的那份娇一艳和自豪,静悄悄地躲进自己温暖的被窝,做起自己的春一梦。而这时的北山最落寞,也最大胆,一裸一露着白椮椮的胸脯,向路人展示自己的肌健。女人开始雍肿起来,只露出白皙的脸蛋,在秋风里瑟嗦着,向你展示夏季里没有展示出来的冷美。黄昏的时候,水榭花都的门前是最美丽的一道风景线了,夜市在喧闹中次第展开,人来人往,成了最抢眼的街景。

  海石湾的秋景,我是用文字无法形容出来的,那种雍肿,那种粉尘中的朦胧,那种灯红酒绿喧耀的流露,真的有种莫停杯,千金散尽还须来的感觉。秋天一到,北山像把衣服褪到了膝盖,墨绿的衣服瞬间变成金黄只要随便一眼,就会被这里的景色所迷惑,甚至羞涩。

  花灯初上,月悬高楼;我听见各家酒楼里出了猜拳、喜悦声音,我静静地走过海石湾的街头,游走在自己网络的空间里,开始了砌字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