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红彤彤的柞叶

  深秋将至,到处都充满绚烂色彩。山野间并非都是红彤彤颜色只有少量的红色点缀着重重叠叠的山峦,于是那些喜一爱一游山、赏山的人们便纷纷徒步去深山密林登高望远。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假日,我来到家乡四丰山的主峰游玩,茂密的柞树林阻碍了阵阵秋风,林子里显得十分静谧,一些秋叶经不住秋风的吹拂,便纷纷地飘落她们落在地上厚厚枯朽叶子上面的声音都能依稀听得见,有时在不经意间飘落的树叶会摔落在我的面颊上,感觉痒痒的,那一刻我才恍然大悟,不觉间时光已是深秋的时段。我在浓密的林间慢慢穿行,忽然在我前面一片红彤彤的柞叶映入眼帘,是她耀眼的红色吸引了我,让我来到她的近前原来她是一颗年幼的小柞树,枝干还没有筷子粗,让我不解的是,她周围长着许许多多的大柞树,但她们的叶子却没有演变成红彤彤的色彩,或许是小柞树的叶子比起大柞树叶子很难抵御寒秋霜冻的缘故,因而变得异常鲜红。这棵小柞树十分的矮小,并且只生长两片叶子,而她另一片叶子却残存着淡淡的绿意,虽然只有两片叶子,但生机勃勃,看不出半点凋零枯萎的迹象,我拍下了这片叶子的特写画面。

  那片红彤彤的柞叶,仔细欣赏她时,她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与众多柞叶相比却又迥然相背,而那些大柞树上的叶子或大、或小、或宽阔叶片的周围呈现锯齿形态,而这片小柞树叶子却表现为细而长,叶子周围并没有形成锯齿状,或许是周边硕一大的柞树叶子遮挡了一陽一光,让她在仅有的光照下屈从、倔强地长成这般模样;这让我想起中国民间不知流传多少年的一句俗语“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她虽小,所绽放出美丽让周边大柞树上的叶子自愧不如,我看着脚下这棵小柞树,顿时产生崇敬之情,她虽然幼小,却能在秋日里展现出如此美妙的色彩;她并不是纯粹的红,也不是纯粹的绿,她只是在叶子的细胞壁上清晰地纹理上以浓重的粉一红或橙红,其他部位均以橙红或橙黄为主,也有少许的绿色点缀其中,虽说这片柞叶并非是深秋里所有叶子中最美丽的一片,但她蕴含的生存意义深深地打动着我;在林间行走时常看见一些朽掉的年轻小树,刚刚长到两米多高,有的甚至更小,不知什么原因而不幸夭折;我脚下的这棵小柞树不知道能否长成枝繁叶茂的大树

  记得我在春晓季节里与朋友们的一次徒步登山过程中,在一处极其险要的山坳里见到一片硕一大的柞叶,她比我的手掌还要大许多,当时山坳里还有许多积雪没有化尽,晶莹的冰碴掩埋了她大半个叶片,但红红的颜色仍旧引人注目。这片叶子经历了秋、冬、早春三个漫长的季节,颜色不退一定是其中另有原因,很可能是在深秋的某一天突降风雪将红红的叶子折断在地上,然后被风雪覆盖里面否则的话,在树上的柞叶颜色会慢慢地变淡最后干枯的。我小心翼翼地将她一抽一出来擦去雪水,准备回家把她镶在画框里面,不想返回途中留在山脚下的一个荒村农户开的小食品店里,成为永远遗憾

  我喜一爱一秋天里的红叶,但不是所有变成红颜色的叶子我都喜一爱一,我更一爱一家乡大、小兴安岭、完达山极易生长的柞树叶子。柞树在北美被称为橡树,然而不管对她有多少称呼,她硕一大的叶子,挺拔的枝干,天生一副健康的体魄,从没有看到她因发生病虫害导致躯体出现空洞的现象,也许是柞树生就顽强、坚忍不拔的一性一格让我对她刮目相看,柞树是以种一子的形态来繁育后代的,她的种一子我们称她橡子,橡子的大小一枚玻璃球,儿时我们会去故乡五顶山上采集橡子,然后以低廉的价位卖给乡供销社。

  我喜一爱一她深秋里姹紫嫣红的颜色,不过,我脚下这片红彤彤的柞叶的确是个例外,在常人眼里她算不上多么的出众,可在我看来,她是漫山遍野数不尽的柞叶中最美的一片,整张叶片并不是完美无缺,在她的边缘甚至还有些残破,或因这些不完美的残破带有明显的一浪一漫之美,她更加惹人喜一爱一。然而,她是幸运的,因为遇到一位如此喜一爱一她的人的倾慕、赞赏。她可否知道喜一爱一她的人为她拍下这美丽的瞬间;可否知道一位喜一爱一文学写作的人为她写下这篇散文《那片红彤彤的柞叶》,虽然我不能长久地呵护她成长但愿这棵小柞树能够健康、幸福以致长成参天大树。

  每次欣赏这片红彤彤的柞叶,不由得会思索这样问题如果我们有一天也步入人生之秋时,是否也会像这片柞叶一样绽放出瑰丽的色彩,即便衰落是否也会从从容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