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了尘怨

  我曾见过一对怨偶,不知道上辈子,他们究竟是谁欠了谁的,以至于到了今生,这笔还是没有算清楚。

  我从认识她那天起,就没听她说过一次他的好话因为她恨他。大家一起聊天,只要提起他,她本来很灿烂的笑脸立刻就能变得咬牙切齿。他们是夫妻,却像两只分飞的劳燕,各自奔波在茫茫人海

  她和他曾经相一爱一过,这是谁都不能否认的事实。但他们才结婚一年,就分居而过了甚至以后将近二十年的时光里,他们既没有离婚也不共处,各自过着自己的花花日子。他有他的情一人,她也有她的相好,两个好像井水不犯河水一样

  她除了一份微薄的工资,根本什么财产,所以只能带着女儿父母住在一起,一住就是二十年。明知她在外面风一流成一性一,不停地转换着男人,父母竟然能够接受这种生活状态。

  她和同事平日里相处得非常融洽,虽然同事都觉得她在私生活上有些水一性一杨花,但更觉得她是个苦命的女人,她这么也是有些无可奈何名义上,她有丈夫,但她却无法享受丈夫的疼一爱一。别人的丈夫可以像山一样成为女人的依靠,而她,只能徒羡别人幸福。她刚结婚时,其实是个挺贤惠的妻子,做起家务干净利索,做起饭菜色味俱佳。她也非常心疼他,他很小就失去了父母,没有别的亲人。冲着这一点,她就觉得应该心疼他命运不济。她把他的生活照顾得无微不至,闲暇时,她也常常回忆那些相一爱一的时光,但她万万没想到,他们相一爱一的时光那么短暂。结婚才一年,女儿刚刚初生不久,他就把别的女人偷偷回家,被她捉一奸一在床。她恨透了他,但她没有大吵大闹,却选择了以牙还牙的方式。

  常有人说,女人就像天上的云,说变就变,这话应在她身上,还真是恰当。一眨眼的工夫,她的生活就是另一种姿态了。她喜欢别人说她长了一双桃花眼,她也喜欢听算命的人说她一定会常走桃花运,好像她生来就喜欢做一个水一性一杨花的女人。她从来不避违把那些与她相欢的男人逐一领到同事面前,同事有时会劝导她,说那些男人和她在一起,也无非就是为了吃喝玩乐,没有一个男人是真心一爱一她的,更没有哪一个男人会抛家弃子的和她过日子。当然,她把这些话都当成了耳旁风。

  她也曾经试图离婚,想结束这种不健康的夫妻关系,但他一直不同意,还曾为此到她单位大闹一场,甚至打了她,弄得人尽皆知。她没有办法慢慢也就认命了。反正两个人不在一个城市生活,隔山隔水的,离不离也没啥区别。因为女儿,两个人也会偶尔电话联系。每次通话,她都要大骂他几句,好像不骂几句就难解心头之恨。他去异乡创业以后,她总是听到他顺嘴就能溜出来承诺,比方说生意做的很好很快能在那个城市买房子了,还说总有一天要把女儿和她都接走,等等。但这些年来,她一直见不到人,也见不到钱,无论他承诺的多么天花乱坠,结果还是她一个人在养育着女儿。

  女儿渐渐长大了,上了高中,会时常说些令父亲心头一暖的话了。女儿这么多年以来并没有和父亲在一起生活,可骨子里的血液还是牵挂着父亲的。她不得不服气,血缘这个东西真是有魔力,无论他们夫妻关系多么恶劣,血缘终究是他们双方都无法断绝的。不管两个人距离有多远,他们都是拆不散的一家人。也许他孤零零奔波的太久了,虽然在异乡也有小情一人,毕竟不是贴心的伴侣。他开始惦记他的女儿了,也有些觉得对不起她。他再一次给了她承诺,说以前生意做的好,那都是假象,是骗她的,但他现在真的要好好做事,要给她们一娘一俩幸福。她对这样的承诺有些半信半疑,她说她愿意把这话当真,也是因为看在女儿的份上,毕竟他是女儿的父亲,她心里再恨他,也希望他好。

  她忘不了那个下雪的日子,她莫名其妙想念了他。分别这么多年,除了恨意,她想不出自己还能对他保留什么。她第一次主动给他发了短信,嘱咐他雪大,路滑,他要小心。她等来的是异乡警察局的电话,警察说他几天前就已经死在了他租住的屋子里,正在寻找他的亲人,可一直没找到,她的短信正好给了警察线索。

  她流下了眼泪,哗哗的,想止都止不住。她心里很清楚,这眼泪不仅仅是这些年她所承受的委屈,她也终于意识到了,其实他和她一样,也是个可怜而苦命的男人。他年纪轻轻就客死异乡,这个消息让谁听了,心里都不会好受,何况他是她的丈夫呢。她从异乡捧回了他的骨灰,从她的眼里,再也看不到往日的那种恨意。他四十几岁的生命,像刚刚刮过去的那阵风,轻飘飘转眼消失了。曾经在和他通电话时,她狠狠诅咒过他,说你快死在外面吧,你死了,我好省心。现在,他真的死了,她却忽然发现,这些年的怨恨竟然一下子都没有了

  她开始觉得她和他,原来都这么可怜。明明是夫妻,是一家人,他们两个却为什么没有彼此疼一爱一,彼此珍惜。她一点点儿回忆他的一辈子,她发现这些年,她给予他的,其实也并不多,屈指可数。她甚至有些后悔当初,如果自己能够原谅他的错误,那现在该是什么结果。她有时也不懂,自己那么怨恨的一个男人,为什么此时,却说原谅就能原谅了,这是她曾经多么想努力做到事情,却总也做不到。

  当他像风一样地消失而去,她终于明白了,即使分别数年,即使被人称为怨偶,她和他之间依然还会拥有无法割断的情份,这份情,不因为世事沧桑,不因为一爱一恨情仇,只因为人人所求的,那两个可以相濡以沫的汉字: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