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

  【春风

  山巅的残雪,汇成了条条溪流

  溪流淙淙,告别肆意的泼洒,恋恋不舍的掠过大山的每一条脉搏,从那个古朴的小山村前面走过,汇入清澈的小河,在欢呼雀跃中,走险滩,过激流,高唱它们自己激扬的歌,去追寻久远的过去,去投奔奔腾的大江。

  是春风让它们去的。

  溅起的一浪一花,在回眸远去的群山,记起了曾经真情,在感慨万千之中,不禁泪流满面。是天地的灵气,凝聚成了晶莹剔透的心,是日月的一精一华,点缀了万里河山。是执着的一爱一,孕育了雪莲的珍贵,是无私的情怀,唤来了腊梅。

  腊梅飘零,草长莺飞,春来了,雪走了

  山坡上的小草,静静的掀一开盖头。

  拨一开身上厚厚的被褥顽强露出新绿。一冬的积蓄,在反反复复的思索,参天大树挺拔红花绿柳的妖冶,匆匆过客的招摇,在它面前,如过眼云烟。只有心中这份执着的希望越过了寒冬腊月,盼来了春风。

  身处逆境,痴心依旧

  曾经的风雨,摧一残了身心,没有磨灭坚强意志,曾经的雪霜,掩埋寂寞,陶冶了心扉。是哦,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更没有一个招人喜一爱一的名字,在朴实中,在默默无闻里,盼望着去点缀荒凉的原野。

  弱小的生命,为山岗披上了春的外装。

  燕子,叽叽喳喳的回来

  透过朦胧的薄雾,寻寻觅觅中,找到了昔年的家园屋檐下筑起的旧巢,早已斑驳破旧,只有曾经的记忆,在屋顶的袅袅炊烟里,在那几串悬挂在土坯垒成的墙壁上,尘封的玉米辣椒中。

  真是物是人非。

  去年今日此门中,父辈的勤劳,孕育了它们坚强执着的品格锻炼了它们不屈不挠的意志。来来往往,年年春景,衔来泥土,衔来野草,重新建设一个温馨的家,重新抚儿养女,在生生不息中劳作。

  南来北往,心,还沉醉在高高的蓝天上,那个大写的人字里。越过了名山大川,看破了风雨红尘,只有春风知我心,一江春水写我意。

  桃花红,梨花白。

  春风还在吹,那片波光粼粼的梯田里,冰棱消融,稚一嫩的蜻蜓努力扑闪着透明翅膀,锻炼着腾飞的梦幻。只有远处那片层层叠叠的油菜花,在嫩黄色吟诗作画。

  村前那棵古老榕树慢慢绽放新绿,努力摇曳着臃肿的身躯,在勾一引过往的燕子,旁边那几株身材窈窕的杨柳,禁不住抿嘴而笑。

  牵牛花已经远去,只把藤蔓编织在农家小院的篱笆上,看着优哉游哉的鸡鸭在身边觅食。

  院子里那棵古老的桃花,已然敞开了心扉,把一片片娇一艳,织成心的图案,悬挂在桠枝上,随风低吟浅唱。只有稳重的梨树,轻轻洒下洁白,让勤劳的小蜜蜂上下追逐,随风起舞。

  青梅不在酸涩,竹马几近老朽,倚门眺望的小女孩已经长大,在想,邀约兴趣相投的伙伴,沿着春风去踏青。踏青之意不在于山花,在于曾经的相识,在于悠扬的山歌,在于心中永远的情哥哥

  山对山来崖对崖,妹的心思哥去猜,春风吹动人心醉,蝶恋花来花自开。

  山歌悠扬,古朴,柔情。

  山花丛中,一定有可意的人在采一花,红的杜鹃,白的梨花,紫的月季。

  【山花】

  山那边是你,山这边是我。

  穿过密密的丛林,涉过清清的小溪,踏着绒绒的嫩草,走到高山草甸上。

  杜鹃花开,山鸡轻啼。

  草甸上,一片郁郁葱葱,几棵不知名的树木,遥遥相望,无数有名字的小花,细碎而可人。久违了的蝴蝶,成双成对,翩翩起舞。

  是春景招来了碧绿,是野花点缀了春一色

  那个小女孩还在牧羊,身上的碎花衣裳,和野花相映成趣。羊儿如头顶上的白云,在广袤的青山绿水间游荡,女孩还在采一花,编织成自己心中的花环。

  女孩的名字就叫山花。

  草甸远处,小山村在朦胧中生机勃勃。

  那是一片蛮荒的土地,是祖祖辈辈刀耕火种的源泉。那年,女孩的祖父母,在原始的丛林边上,依山傍水,搭起一间简陋的茅草屋,他们叫“田房”,夜以继日,用砍一刀砍下一丛丛灌木一把火烧成黑色,在黑土地上开垦出赖以生存的土地。

  大山,养育了山里人,一天一年年,他们种上玉米,荞子,收获简单日子。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苦的播撒希望,繁殖后代。茅草屋越来越多,黑土地越开越广,于是有了一个鲜为人知的小山村,有了一个鲜为人知的山里民族

  那年山花正开,女孩出生在那块已经种上荞子的地头。抹去头上汗水,看着疲惫妻子在野花中苍白的面庞,父亲为她取名山花。

  山花很幸福,是有一个邻家哥哥叫山药蛋,也是母亲地里种山药时候生的。山药蛋自小和她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之中,带她嬉戏童年

  他们顽皮捣蛋,爬树掏鸟,下河捉鱼上山采一花,走路上学。花开花谢,青山不改,绿水依旧,他们在无忧无虑中长大。

  山花更灿烂了,山药蛋更强悍。

  那年,山外来了几个眼镜的人,说,考察山脚下那条江的源头。山药蛋成了向导,带他们到处钻箐沟,爬山坡,几个月过去,山药蛋跟那些人走了,从此也没有回来。

  听说他被招工进了水利勘测队,听说他后来娶了一个城里女人谁也不清楚。只有山花,年年盛开在草甸上,只有山花,倚门翘望着山药哥哥。

  “阿表哥,阿表哥,你要来呢噶(“呢噶”是语气助词),不来就说不来的话,莫让小妹我空等着……”

  蝴蝶还在起舞,羊儿优哉游哉。只有山花还在采一花,还在唱那首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山歌。只有山药蛋忘记回家的路,徘徊在城市的灯红酒绿之中。

  山外是你,山里是我。

  【春一情】

  春一情萌动,孽缘此生。

  山移水转,春去春来,故事还在延续。

  山花想起小时候,山药哥哥带她去掏鸟,捉回来几只山里人叫黑头翁的小鸟,他们小心喂养着。鸟儿的父母,每天来到茅草屋前的树上,声声呼唤自己的孩子

  采来山茅草,他们为几只小鸟,做了一个一精一致的窝,放到树丫上,于是,鸟儿一家一团一聚了,叽叽喳喳欢叫不知,山花看到,小鸟的父母,向她点头致谢。

  鸟儿们长大了漂亮的羽一毛一,明亮的眼睛,灵巧的身姿,归巢的时候,总要围着院子飞舞

  树大分桠,翅膀硬了,小鸟们各奔东西。只有那个一精一致的鸟窝,还静静躺在树丫上。其中一只,肯定是去了城里,在高楼大厦中沾沾自喜,山花想。

  有一天,窝里来了两只鸟,他们柔情蜜一意,唧唧哝哝,许是在享受一爱一的甜蜜。一个很冷的清晨,山花发现其中一只已经冻死了,另一只蹲在一边,看着伴侣的遗体,泪流满面。

  山花捧了很多谷物放到窝里,但那只鸟一粒未吃,直到几天死去。山花哭了,很小心的在树下掩埋了他们,在小小的土堆上,铺上了片片野花。

  山不转路转,山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几年后,山药蛋工作出色,被调回山里当副乡长。

  当年的山花已经嫁人,一口气生了三个女孩,超生后的罚款,不会男孩导致婆婆不断责骂,家庭困苦不堪,几近使她一精一神崩溃。

  飞去城里的那只鸟回到了小山村,是因为他的母亲死了。看着他跪在坟前,嚎得声泪俱下,人们难以相信,他良心早已泯灭,还惺惺作态。

  山花一心软,想起了从前,好言慰藉。

  山药蛋的良心泯灭了,但春天来的时候,他的情未灭。经过了红尘的洗礼,饱尝了山外的喧嚣,他多么希望回到山里,回到山花丛中。

  更何况,在他的梦里,山花的俏一丽依旧。

  春一情萌动,于是,他们再续前缘,不论一精一神还是一体

  淳朴的山民,理解了他们,认可了他们。山药蛋风韵犹存的老婆瞬间成了母老虎,几经吵闹,屡教不改,可惹恼了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到上级领导面前。严肃的纪律,制裁了山药蛋,开除了一党一籍,罢免了副乡长。

  人间有情他乡自有一爱一。看破红尘之后,海誓山盟,山花和山药蛋相邀共赴黄泉。

  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两人喝下了大量农药,殉情在山药蛋母亲坟前。人们发现的时候,他们紧紧搂一抱着,僵硬的躯体怎么无法分开

  他们身边,开满了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