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草原 母亲的河

  父亲曾经形容草原清香

  让他天涯海角也从不能相忘.

  母亲总一爱一描绘那大河浩荡

  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遥远家乡……

  啊!父亲的草原,/ 啊! 母亲的河!

  要用怎样语言感谢著名诗人席慕容和著名歌唱家德德玛啊!那首脍炙人口的歌曲陪着我们一行朋友,从凌晨三点开始,驱车1500余公里,朝着那个思念已久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出发了。

  有风似在耳边响起,疑似成吉思汗的战旗猎猎、骏马呼一呼从草原掠过。我努力找寻着那个蒙古族汉子:180的身材,彪悍的身躯,红红的脸庞,挥舞着战刀,一路西征;想象着那个9岁失去父亲、18岁又被仇人夺走妻子游牧民族孩子,是怎样在这个辽阔的草原上杀出一条血路;在他的一生中,经历60余场战争,统一了各民族部落,建立了蒙古国。开国领袖一毛一泽东给予了他极高的评价——一代天骄。

  呼伦贝尔的夜晚很是清爽,我们住的宾馆在市郊,宽敞宁静,我反倒睡不着了。起来站在窗前,仰望清澈的天空星星犹如少女明亮的双眼,纯情的可一爱一,这让我不由想起昭君出塞。公元五十四年,一个花季少女,承担着民族和解的重任,千里迢迢,大漠边关,该是一种怎样的情景啊!传说,王昭君离乡时,悲伤情绪感染了桃花,桃花为之流泪,桃花和着泪水,融入香溪,化作片片的桃花鱼。大有“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意味。

  金帐汗是我们去的一个重要目的地。金帐汗蒙古部落是呼伦贝尔唯一以游牧部落为景观旅游景点位于呼伦贝尔草原“中国第一曲水”的莫尔格勒河畔这里中外驰名的天然牧场。中国历史许多北方游牧民族都曾在这里游牧,繁衍生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曾在这里秣马厉兵,与各部落争雄。

  清晨,车一路狂奔,直抵金帐汗腹地。远远的,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不知道是天上云朵到了地上成了羊群还是地上的羊群被赶到了山上,化作了云朵?天连着草原,草原接着天。一群群牛羊,悠闲漫步在绿草茵茵的地毯上,有的低头吃草、有的抬头走路、有的三五成群在嬉戏;偶尔看到有挤一奶一的姑一娘一在忙碌着,如路旁采蜜的蜜蜂。对于生活都市里的人来说,这真是一次难得心灵沐浴。

  渴望着骑马,渴望着穿蒙古服饰,渴望着躺在大草原上,我们在蓝天白云碧草的映衬下,我们分头换着服装,分别照相惹来很多人驻足观看。

  午饭的时间到了,洁白的蒙古包内飘出了烤羊腿的香味一碗碗一奶一茶还没来得及品尝什么味儿,咕噜咕噜地就倒进了胃里;男人们喝着呼伦贝尔地产的白酒,女人们挥舞着手里的刀,一块一块切着羊腿上的肉,仿佛回归到了久远的游牧时代酒杯举起来、歌声唱起来、身一体舞起来!此时心中潮水般的翻滚。碧草蓝天,人与自然、人与动物相处,是怎样的一种和谐之美啊!

  , 近年来规模最大的草原那达慕盛会于16日上午9点在中国最美的草原——呼伦贝尔大草原陈巴尔虎草原开幕。身着五颜六色民族盛装的蒙古族、达斡尔族、鄂温克族和鄂伦春族等各族群众几万人参加了盛会,绿色的草原成了五彩的海洋。

  我们的车在距主会场的道路上慢慢开着人海,车海,这是近年来少有的繁华场面。尽管拥挤,我们还是穿梭于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感受空前的盛况。盛装的少数民族有的骑马,有的射箭,有的摔跤,有的跳舞,我把手里的相机,高高举过头顶,想多拍些盛况美景

  时间总是在我们最需要它的时候流逝,据我们返回时刻越来越近,而我们的心却越不愿离开。放眼一片无边翠绿草原,连着金灿灿的油菜花,放眼湛蓝湛蓝的天空,我们仿佛驰骋在一幅美丽的诗画卷中。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草原上一个蒙古族部落里有一对情侣,女的能歌善舞,才貌双全,叫呼伦;男的力大无比,能骑善射,叫贝尔。她们为了拯救草原,追求一爱一情,与草原上的妖魔奋勇搏杀,女的化作湖水淹死了众妖,男的为寻找女的勇敢投湖,于是,她们双双化作了世世代代滋润草原和她的子民们的呼伦、贝尔二湖。

  如果真是那样,我多想是这两个其中一个,每天依偎在大草原身边,嗅着青青的草香味、还有那膻膻的一奶一茶味,还有说不上名字的野花散发出的香味。

  我也是高原的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