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幸福

  蛇年春节,还没过初十呢,清风步行街街口,新开张了一家面馆,单从面馆的招牌“晋老乡刀削面馆”上看,就知道这是一家山西特色风味店,店铺临街,虽说面积不大,就七、八张饭桌,但内部装饰的利利索索,干干净净。节后返城的打工族渐渐多了起来加上一些一点的酒店还没开张,所以,来小店吃面的人络绎不绝,生意异常火爆。

  面馆老板是地道的山西汉子,高挑的个子,细瘦的身材,老板一娘一却长得特福相,圆乎乎的脸上,泛着油光,招呼起客人来,微笑眼睛眯成两道月牙儿。每天饭时儿,路过那里,都会被里面飘出的葱花肉一香味诱一惑的停一下脚步

  店里来往的客人进进出出,我也禁不住诱一惑,径自走了进去,寻了一处靠窗的座位,屁一股刚一落座,老板一娘一便笑盈盈的颠过来,“俺们小店开张,刀削面、臊子面、炒面、烩面、油泼面样样都有新年打折优惠,您要不每样来一碗尝尝?”。我半开玩笑的说:“每样都来一碗的话,那岂不撑得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啊,呵呵。”老板一娘一快人快语:“诶,大过年的,老哥可别说这些个不吉利的话,俺是说每样您都来一点尝尝啊,咋样?这可是俺们山西的特色呀,哈哈”。她一边忙活,一边说笑,爽朗的脸上挂满幸福的自豪。

  白瓷花碗,黄洋洋的汤,满满的一碗香气浓郁的油泼面,热气腾腾的端在我的眼前。四、五片瘦瘦的牛肉,撒着翠绿的香菜叶,那个色啊,那个味啊,热一乎一乎的等不及凉透,着急得筷子一起一大绺儿,送入口中,滑滑的口感,满口塞满劲道香辣。

  窗外,年前的积雪还没化透,天上却又飘起了薄薄的雾气,今年这样雾霾的天气一直没有歇息过。浅雾朦胧地面渐渐湿漉起来,行人们加快着脚步,车辆明显的放缓了速度。此时,我就像一个旁观者,坐在静态的世界里,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来去匆匆身影,不免的一丝感慨,感慨人生不过如此,每个人都在创造一份幸福的生活不停息的在各自生活的轨迹上走着真正能够小憩在临窗的一角,安闲的吃一碗风味面,也算是一种幸福的小满足吧。

  走出面馆,外面空气骤然冷了一些。

  街口对面,冷清了一个年假期的卖小吃、瓜果桃李的摊子也都陆陆续的支起来了。“广饶草莓,新鲜可口的草莓,。。。。。。”摊主看到有人走过来,就不停吆喝叫卖鸡蛋卷饼和烤红薯的炉子摆上了巷口,大老远就能闻到红薯诱人的香味,那味道想想就好吃的很,捧在手上,一点一点的撕一开焦焦的皮儿,黄洋洋的瓤冒着丝丝热气,咬一口,绵一软甜香,就连那焦糊的味道,感觉也很馨香。

  一个背着竹篓筐的中年女人,在马路的人行道上走着,不住的东张西望,背篓里,是她两、三岁左右的娃儿,从装扮来看确定这是一个来自南方某个山区或乡村妇女因为北方人少有将孩子置放到背篓里带孩子走路的。这也难怪,这些年,这个城市每天都在变,街道整修、荒地辟新,似乎一天变一个样子,最具代表意义的是那些一幢幢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势必会吸引外地的打工者趋之如骛,前来淘金,讨生计。久日久之,这些背篓的婆姨们娃儿们,饭馆的小老板们,以及各行各业有一技之长的外地人,也随之迁到这个活力四射的城市,有的甚至一住就是几年,几十年,一代接一代,成了这个城市的编外市民。也正是因为这些外地人群的到来,异域异族人文风情,慢慢地与当地人的生活习俗相融洽,才有了更为多姿多彩的地方特色。

  我想,真正的生活就是这些零零碎碎的经历,就是这些个零零碎碎的经历串联起来的小事不管是亲力亲为,还是耳闻目睹,都将是我们值得回味的记忆

  其实有一天我们都会渐渐变老,到那时,当静下心来,捋一捋这些所经历过的并不起眼的人和事儿,能抱着回忆渐渐老去的时候,其实也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