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记忆里的快乐

  春节,一个永恒的话题,春节,一个情暖心间的词语。就因为春节才让我们分离多年亲人一团一聚,也让我记忆许多过去的传统年味、记录现在潮流的点点滴滴、梦想未来的航帆。今年的春节快要完了,我记录下这些文字回忆也是祝愿,回忆我的乡村,我的父辈,祝愿我的兄弟姐妹我的亲戚朋友

  【一】

  走完油路,再走一段砂路,便会出现一个村庄。那就是生我养我的乡村,也是我永远回忆和牵挂地方

  虽然母亲离开了村庄到别的地方去生活了,但我依旧怀念我的村庄,我的故乡。故乡里有我七十多岁的老一奶一一奶一,还有我的父辈们,和我一样大的青年人以及他们孩子我的侄子们。

  看着年迈的一奶一一奶一,我发现老了的只有生活在那里的父辈们,而村庄的容颜一天天变新,我为这样景象感到骄傲而又惭恧。

  过年了,新的景象,新的容颜,新的村庄。一声鞭炮声响过后,一奶一一奶一说,一年又过去了你们应祭奠祭奠你们的人们一般情况下,我们以一陽一历计算,而一奶一一奶一多半是以一陰一历计算一生走过的风风雨雨以及未来的生命

  在我的记忆里,过年永远都是快乐的,即使时候没有更多的鞭炮放,也没有更新的衣服穿,但是过年了心情总是那样的激动,那样的美好初一早上要是父辈们再给一点压岁钱,那更加高兴了,几乎将自己的压岁钱都要炫耀给姐姐妹妹们。我们几个家伙常常数着一角两角五角的一毛一钱高兴的忘记了身边走过的新一娘一子。

  【二】

  过去父辈们上香总是要先洗手,然后用新一毛一巾擦的干干净净,再拿出香点燃,然后再跪在灵堂前真诚深深地磕上几个响头,把香插在香炉上。那时农村的香炉要么是用碗挖上一碗小麦或沙子使用,要么是插在墙缝里或柱子上的裂缝里。

  而现在,我的兄弟姐妹们没有了那么多的习俗。吃完一团一圆饭,手随便在一毛一巾上擦擦,那一毛一巾什么都用,洗脸擦手抹桌子。拿起香,点燃,然后弯弯腰,点点头,就找地方插上了。好一点的是,现在大部人家都买了香炉。那香炉看起来很一精一致,也很大方美观。可我心里面却总是少点什么东西,我一直这样想。

  我不知道上香的真正意义所在,但我一直告诉自己,上香就是上一份一爱一心,一份真心,一份诚心。一奶一一奶一说,你们上香也不磕头那是对老祖先们的不敬啊,是对死去的太爷太一奶一一奶一,爷爷的不孝啊,要多磕头啊!顽皮的小侄子说,你想磕了自己来磕,我害怕我的新衣服给弄脏了,叫我和我的朋友们怎么玩啊!然后一溜风地跑了,整整一个晚上也没回家说是在表弟家玩。

  【三】

  生活总是在我们的笑声或哭声中度过。过年了或得到什么好事情了,我们大家都高兴,失败了,遇到困难了我们都哭泣这是常情也是规律。春节莫属孩子们开心最快乐,他们一边吃着最好的穿着好衣服,一边放着鞭炮数着压岁钱,快乐地奔跑在乡间最美的小道上。

  而我们青年人,最多的时候是喝个大醉,常常不知道回家的路,把一条笔直的路经常走的歪歪扭扭,甚至还吐的满园都是!老大喝醉了聊出门打工时的艰辛,一天干活辛苦;老二聊城市美丽漂亮的姑一娘一以及那些穿着时髦而花里胡哨的农村打工姑一娘一,说他们的大一腿如何好看,腰走起路来像电视里的大明星;而老三只聊以后做什么事情或项目更挣钱,把自己的收入越来越提高。

  喝的多了,聊的也多了,有些在城市里挣钱时的热闹和笑话也就慢慢出了嘴边。有故事情节的笑话也有带色的笑话,而一堆年轻坐在炕上讲的大部分都是带色的笑话。弄的别人的媳妇脸红红的,心扑通扑通的直跳。在大家一整狂笑之后,自己的婆一娘一上前拉起丈夫耳朵说,你还厉害呗,老一娘一不在身边你还胆子大的很呗,怪不得你一个月不回一趟家......

  过年,虽然没有小时候快乐,也没小时候热闹。但过年总是给人一种一精一神上的放松或心情上的快乐,那些传统的古老的年味慢慢和我们渐行渐远,而新的事物也慢慢走近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年味中。我们要学会在年味中品尝自己的人生也要在人生中学会新的东西,因为我们总是在成长,总是在接触新的东西,总是在奔赴新的征一途。

  今天是初八,我写下最后几个字,真诚地祝福我的朋友们,明天我们带着好心一起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