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火把节

  2012年的8月,黔西北的高原骄一陽一似火,全然没有一丝凉秋的感觉其实秋天本就没有来到不知过去的人是怎么搞的,这公历和农历就是不对路,总是相差那么一段日子

  8月9日这天,我应邀去参加2012年的贵州布摩文化论坛会和彝族火把节,这次的论坛会和火把节是在百里杜鹃景区普底召开的。因为我们走得晚吧,到达普底时都已经半夜了,还好,参会人员报到大厅里还有人在接待。原本我以为一报到了可以好好地安慰一下早已疲惫的身一体了,哪知道不是这样呢!可能是景区接待能力问题吧,景区里面只安排学者和领导,其他人员要返回到三十里外的黔西县城里去住。

  和我去开会的是一位彝学一爱一好者,也可以说是位小有成就的青年彝族企业家。一听酒店的服务员说我们分开住,我就感到有些莫名的伤感,我知道办一件事是很难的,只是这样的安排让人在心理上的确有些难以理解听说在黔西安好的宾馆是很气派的,还是星级的呢。无奈,我们唯有服从现实,就来一次孔雀东南飞好了

  第二天是8月10日,离彝族传统的火把节6月24还有两天,不过因为这次论坛会和火把节是省彝族学会主办的大型活动,参加会议的有来自四川的、重庆的、云南的等,规模很大也许是接待压力很大吧,所以火把节被提前6月23。全省各地区来的表演一团一队,一早就被专用车辆送到了百里杜鹃展览馆,其他参会人员有坐专用车的,也有驾自带车的,由于车辆多,使得本来不算宽敞的道路显得有些拥挤。

  从住处去百里杜鹃展览馆还有一段距离,走路大概要半个小时汽车在葱绿的山间驰行着,透过玻璃车窗,那一树树一坡坡数不清的杜鹃花树在晨风里轻摇着,像一位位美丽端庄的彝家少女在向客人们频频行礼,如此这般美好景象就这样坐在汽车里一晃而过,心里着实有些惋惜。

  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了目的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处白色建筑物组合,像一只奇怪的贝壳在一陽一光下熠熠生辉,这里就是百里杜鹃展览馆了。百里杜鹃展览馆很气派,其独特的外形可以说是一个现代建筑理念和传统民族风格为一体的结晶也许是我天生喜欢风景,为此我没有及时的进入会场,却在展览馆外细心地观赏起来。哎哟,那茵茵的草地如玉毯,那婆娑的树荫似画屏,还有那蓝蓝的天空里偶尔飞过一些不知名的鸟儿,或三五只或无数只,把这里点缀的仿佛人间仙境一般,直让人心旷神怡。

  展览馆里传来了雷鸣般的掌声,我收回了贪婪的眼神快步走向大厅。这时的舞台上一群美丽的少女在轻一盈舞蹈这是晴隆县推荐来参加盛会的舞蹈节目《阿买期妥》,靓丽的服饰和着她们娴熟的动作,人们报以了一次次热烈的掌声,这个节目众望所归,最后得了一等大奖。

  中午我遇见了阔别以久的两位朋友他们是中央民大已毕业研究生胡建设和在读着研的张盈盈。我们还是在去年昭通召开的第九届全国彝学研讨会上认识的呢,尽管我们偶尔也在网络里聊摆,但毕竟面见与网聊是两码子事。随即我又碰到了慕名已久却一直无缘相见老板萨龙,老板萨龙是凉山州青年彝族学者,当然这样的相逢不得要留影作纪念的。

  晚宴在一片灯火辉煌里进行着,菜肴当然很丰盛,人们除了相互敬酒外,还唱起了动听的彝家歌谣。似乎酒席上唱歌成了一种潜规则,在我参加过的一些有关彝族的活动中,几乎人们都要唱歌,其中免不得是那首脍炙人口的《敬酒歌》:远方的宾朋四方的好友,我们不常聚难有想见时!彝家有传统,待客先用酒;彝乡多美酒,美酒敬宾朋!……当晚,我也敬了很多新朋老友的酒,其中有新认识的凉山朋友和其他一些来处更远的汉族朋友。

  第二天的上午是布摩论坛会,论坛会在百里杜鹃管委会会议室召开,所有专家学者都聚集在了这里。会议由毕节市彝族学会会长禄少康主持,参加论坛会的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二十多位副厅级以上领导,就连91岁高龄的原贵州民族学院的老教授陈英也亲临会场。西南民大的副校长沙玛拉毅教授和一些学者在会上发了言。发言围绕着彝族文化的挖掘和发展,紧扣着保护与传承的主题展开,使与会学者得到了相互间更进一步交流,也达成了诸多学术领域的共识。

  下午是各获奖演出单位在主会场展演,主会场在百里杜鹃展览馆旁边,是一个能容纳近万人的广场我的好朋友“彝人传奇”也来到现场并登台演唱了一曲《水西的传说》。大概是老天爷也喜欢看这难得的盛会吧,太一陽一总是很慷慨地照着,很多没带伞的人经不住上天的关一爱一,都躲进了广场四周的树荫里。我是个闲不住的人,趁这时机提着相机便四处游荡开来,努力寻找着那稍纵即逝的美丽。

  是夜,随着璀璨如星的烟花升起,无数堆熊熊篝火映红了人们的脸庞,一颗颗充满活力的心在欢快的舞曲中跳动了起来,人们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海洋里。即升即洒的烟花,映衬着欢乐的人群,此时的天空真的像是被谁敲碎了一般,那漫天的星光飘飘洒洒灿烂了节日里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