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焙鱼

  午睡醒来,忽闻楼下喧嚷,推窗,一股鱼香扑鼻。一个大铁桶,一只大铁锅,锅里煎熬着的是满满的无辜的小鱼儿,待鱼儿慢慢干了的时候就会清香四溢。此情此景,是我儿时岁月里上演了千百次的情节。

  我们这儿大凡在乡间长大孩子,对火焙鱼是再熟悉不过的。

  村村寨寨都有小溪和水塘,一年四季农作物都靠这些水来灌溉,遇到大旱年,就算是水塘快见了底,溪水还是欢快的流着。有水的地方,就会有小鱼小虾。

  而捉鱼捞虾是我们最乐意捣饬的事,在小溪里选一地段,两头用泥块石头一拦,用脸盆快速的舀水,等水渐干时,就能捉到不少泥鳅、鲫鱼、小虾、螃蟹……

  尽管一个个弄得跟泥猴似的回家不了挨大人们的训,但还是觉得开心的。不在于吃时那种味觉的享受而是在体味那种过程带给我们的愉悦开心和快乐,我想那是任何东西无法取代的。

  在水塘我们就用那种自制的工具,一块四方的蚊帐布,用两块相等的薄薄的竹片弓起,四角固定好,再用结实的线在竹片中间找一平衡点固定,长线上绑上一个小竹竿。放上饵料,(粗糠用些许油炒香,拌点米饭,放上点八角更好)找一块小石子,(加快下沉的速度) 放入水塘中,等上十几分钟,便可以手持竹竿轻轻的起上来(手要保持平衡,一抖,那些一精一怪的小东西就会饱餐一顿后溜之大吉)运气好的话,有一捧,不好的话,连鱼鳞都没一片

  一般没有空手而归过,只要出去了,总会有半斤几两的回来打打牙祭,一般都是天气凉快的时候,清早或黄昏一场大雨之后更好,这时鱼儿会出来觅食,弄回来后,就是一奶一一奶一的事了,把鱼屎挤干净,泥沙洗干净,就用柴火慢慢的焙干。记住,先把锅烧热,最好放少许油,把锅底涂一遍,鱼就不会沾锅。火不要太大,看看不多了,停火,让锅冷却一下,轻轻翻一动,这样鱼就不会碎;然后再加火焙干另一边。我们家的火焙鱼总是做得最好的,除了经验还得有耐心,干干的,不会胡,还最香。

  现在已经很难吃到正宗的火焙鱼了,只有用柴火用铁锅焙出的才最纯正,最香醇、最地道。把茶油烧滚,把火焙鱼放在油里炸一炸,放上一把辣椒加上一点浏一陽一豆豉,闻来浓香扑鼻,吃后唇齿留香。

  虽然在市面上看到那种貌似的火焙鱼总要停驻脚步看一看,闻一闻,有时也忍不住买一点回家尝尝,只是源于心中的一种难以说的情结,但再也品不出当年味道

  火焙鱼,在我青春往事里,只是一种情愫,就如初恋情怀一样永远那么鲜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