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就好

  宁静颜色,是五彩缤纷的,在森林、在花丛、在雨中、在雪地、在夜晚,在网络旁,只要心是宁静的,心里就有一种纯静的欲一望,想把它们全都收揽在怀里,深藏在记忆里。喜欢清淡,喜欢那种从骨子里散出的清香,说不出为什么就是喜欢这纯美的宁静。

  喜欢,就有一种执着的情怀,一种牵挂,一种幻想。

  于是心灵深处总是常常被宁静包裹,浅浅的品着茶,淡淡欣赏音乐深深地牵挂着被牵挂的朋友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事物都有一种温馨在心里暖暖的存放。

  宁静,有着一股淡雅,远远的,就可以感觉到那种静的魅力,不带一点红尘,不沾一滴粗俗,不染一点世俗,不作一点矫情,让你在静谧中享受一种舒心的悠雅。就好比一盆君子兰,虽没有牡丹那般绚烂妖娆,没有杜鹃般热烈多姿,没有百合般清丽纯洁,但它用自己笔直的一茎一干,寥寥的叶片,单纯的花色昂然地展现自我它的主根、花一茎一、蕊柱一以贯之,正直不变,似有“富贵不能一一婬一一,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气势。看着,想着,就有一股气质在心间溢满芬芳

  一个人,慢步在海石湾深秋的夜幕,凉凉的风旋起了枝头孤零零的几片残叶,那些天边发白的时光,在云彩的遮盖下,早已抹去那些葱茏。隐约看见空气的浮动里,还有一些灰白在空中涌动,一直都烦心这种浅灰的对大气污染的色泽,仿佛包裹一着无尽的浮想。

  深秋的夜,一陰一冷的空气从北山袭来,一股冷嗖嗖的凉风窜进了衣襟里,秋已渐近尾声,冬天脚步将接踵而来一只追赶回家的鸟从天空飞过,唤一起了心里很多思绪寂静的天空,寂静的人,还有这静静的海石湾,都在这个季节的凉意里显得那么浮躁。

  不知从什么起,喜欢一个人独自静静地或坐、或依、或躺的这种阅读方式。或许,是在开始认识到字的时后,就有一种莫名的喜欢,以至于对它就有一种痴迷的眷恋。

  茶的清香,音乐的纯美,往往勾起一些事。有的事,淡淡在心里放着就好,不必忆起,也不会忘记,就好比一件东西,喜欢,只是欣赏,远远的看着,也是一种享受,一种心灵的安慰。尤其那些让人怀念、让人牵挂、让人恋恋不舍的人或事,从不会轻易的触一摸那些诱发灵魂的经络。

  其实,宁静,是接近牵挂的药引子;喜欢宁静的人,一般都有着一颗感怀的心,都希望从宁静的环境里感悟到人生真谛。与其说喜欢宁静,不如说喜欢上了它略带牵挂的情怀。

  今夜、听着《海鸥伴月飞》这首歌,淡淡的情怀在心里萌动,灰蒙蒙的天空里,浮现出一些还没有来得及整理的记忆。一些人远了,一些事淡了,唯有影子还在脑海里存着。

  看时光如水,岁月如梭的容颜逐渐走向苍老,繁华谢幕在宁静的光一陰一中。

  流失的经年,在忙忙碌碌的世界里,仿佛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至于那些曾经的人,曾经的事,只能在宁静中有些许的牵挂,远远的看着,或许,也是一种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