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的扣子

  天有些一陰一沉,欲雨未滴。

  周末,秀婷打开家门的一霎那,注定走进悲情的午后。满脸杀气的三个男人顺着刚刚敲开的防盗门,强挤进来。打头抢入的狂徒,是负气远走几年未曾谋面的前男友小秋。小秋一身名牌,俨然发家。小秋后面跟进两个脸色一陰一郁的彪悍男子,两人合力提拉着一个大黑旅行包,沉重乌黑。包内装的什么邪恶物件?拿十五万元买几个衣服扣子,你信么?

  三人闯进客厅, 将大黑旅行包掼甩地面

  小秋嗤啦拽开旅行包的拉链,一捆一捆的人民币码在包内。一捆一捆地钞票刚从银行取出,封条完好。小秋掂起一捆钞票,直起身来。手划拉着钞票,眼神幽怨的望向秀婷,俊俏的脸庞,白皙依然。昔日的恋人,多年前她小腹内那个还未成型的小宝宝……

  想到这里,小秋的眼神凶恶起来!秀婷有些害怕,右脚稍稍后挪,挪向丈夫,下意识寻求保护。秀婷的丈夫在干什么?他还在沙发上,皱眉发愁。单位有个高升的名额,家中父亲需要手术费。不管父亲,就是不孝。错过这次不知道前程又要多久……

  钞票!钞票!双眼直勾勾盯住钞票,他从沙发上站起来。一万一捆,一捆捆钞票闪烁着邪恶的狞笑。小秋已然看到情敌那副贪婪渴望的嘴脸。悲愤!替秀婷不平,眼神越发恶毒。

  “这一捆钱买一个钮扣!”

  “这一捆钱,买一个钮扣?”

  两个荒唐的男人,重复同样一句话。“对!就买秀婷穿在身上的衣服扣子,现在!”小秋扔过一捆钱,一万元匍匐在秀婷与她丈夫的脚下。秀婷的丈夫试探着,拔下秀婷袖口的一个装饰扣。

  小秋冷笑,俯身拽起一捆钱,砸过去

  秀婷有些恐惧,转身要逃。丈夫已被钱财俘虏!脸色狰狞,掳拽住秀婷,强扯下她脖间第一枚钮扣……

  白皙硕长的脖子完全暴露,出一水白藕般诱人!小秋怒目圆瞪,两眼发出兽一性一的狂红。拽起一捆钱,恶狠狠砸过去。

  秀婷拼命挣扎,她还有羞耻心。尽管处子之身给的眼前曾经那么那么深一爱一的这个男子。她已经结婚,为人一妻。她不允许被扒光衣服,扒光脸面自尊!扒光自己心底悄悄藏匿的那份愧疚与不舍。

  然而面对两个发疯,失去理智的狂徒情敌,她,逃不掉!

  白皙的胳膊扭红,一如两位深一爱一过她,保护过她的男人,曾经快乐度过的那些红火日子。红地像魔鬼的瞳孔,散射着窒息的绝望。两个混蛋!一个扯,一个砸。一个扯,一个砸!扯钮扣,砸一捆一捆的人民币!

  被金钱完全俘虏,失去常规判断能力的暴徒丈夫,拼命撕扯!多年前因为家境贫穷,曾被秀婷父母不起。失去秀婷的小秋,拿着成捆的钞票,砸过去,想报复受屈的心灵!越砸越绝望!

  后来,后来外衣的扣子全部扒下来。拔光了,乌黑的旅行包内还有一捆一捆,罪恶的钞票。闪烁着诱人的狰狞!秀婷内一衣上的扣子也被一粒,一粒撕扯坠一落。一粒一粒被前男友,在自己的夫君手中买卖

  一粒一粒滴血的钮扣,一捆一捆疯狂的钞票。大概将近十五万左右!一粒一粒钮扣,带着秀婷的体温。小秋拿纸包起来,攥紧手中,紧紧的握进手心里。 那包价值十五万的衣服扣子呀!

  最后被小秋,静静地放到秀婷母亲的饭桌上。那包充满屈辱和变一态的扣子,静静的躺在桌上。

  “姨!这是秀婷的扣子。你帮她选择的好女婿,卖给我的衣服扣子!”

  转身离开,这座城市小秋再也没有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