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店面

  三十平米的小店面,开出两个门口,八门四开的玻璃长条门。一个在东,一个靠西。两个出口相对着店内两侧,放置四尊站立的模特。透过门面上的玻璃,往里看:西门模特身上衣服漂亮,吸引眼球,顾客就朝西门口进来的人数多。

  然而进来的顾客,却不见得会买模特身上最抢眼的那一套小城大多数顾客,会选择街面上已经有人穿过样子普通一点,舒适一点,更重要的是衣服料子要好洗,耐脏。

  火夏突然想到婚姻上,漂亮的女子身边,总是有好多好多少年涌围,凑趣。然而,越是漂亮的女子,可能嫁得越远,嫁给一个谁也不认识热闹圈外人。大多数人呢,还是会选择适合自己生活,与自己环境大同小异的姑一娘一、小伙子。

  有时,喧嚣的闹剧不知道会便宜了谁的眼球,也不知道会是那位仁慈地来谢幕。婚姻的殿堂里,没有公主与王子。只有分工协作,相互缠一绵,为一个小家努力幸福的两人行,随着岁月添上三口乐、五福门。又或者互为奴仆的一爱一恨纠葛者,闹地是鸡飞狗跳,众邻家亲纷纷上场劝解也或者撒点小小的心眼,分崩离解。

  生活就一天一天重复的翻过去!庸人就多起来为生活、为自身渐渐地也就成了金钱地复制品。灵魂什么?漂泊地日子独自躺在硬板床上思索,无解小问题……

  春天,起风踏青地日子。火夏喜欢关上四面玻璃门,独独打开靠近西侧的一扇玻璃门。透过半扇门张望,路上飞快驶过地小轿车间夹杂着脚蹬三轮地老者,头发灰白,身穿一身洗到发黄的旧军装。脚蹬三轮车上,蒙着一块陈旧的白麻布,岁月染旧后显现出棕灰黄的交叉色。脚蹬三轮车的后面是辆棕红色自行车,自行车的后座上,又加焊上一个漂亮的小孩椅座。街上的电动车多起来,逐渐代替自行车、摩托,优雅地飘过去。

  当路上一连驶过几位带小孩椅座的车子,火夏的心不由一动。春天来了,孩子也会多起来。猛然间想起多年前,在高速公路上与朋友闲谈:“你看呀!廊坊的车好多,每五辆之间就有一辆是廊坊的车一牌。”朋友笑笑,眉梢间就夹杂上坏坏地恨意:“不是廊坊的车多,是你总惦记某个廊坊人,看到眼中也就只注意廊坊车一牌。石家庄开往北京的高速公路上,驶过最多的车一牌不还是冀A或者京牌么?”

  是呀,思索某个事情多,眼眸就只会撑满某件事。火夏也想有个宝宝,就格外关注与小孩子有关的事宜。昨晚小城习惯遛弯的时间,火夏正在店面内整理衣服,一回看见进来一少一妇,端庄的荷叶头。怀中抱着小孩童,小粉脸嫩一白,很是漂亮。“老同学!”火夏热情地打招呼。老同学就愣在当地,看着眼熟。当然啦!上学的时候常常一起骑了自行车,去逃学。最远跑到30里外乡下河边抓泥鳅……

  火夏牵扯数字的问题就健忘,然而对于人脸却有特殊的记忆也许叫不上名字但是能说上一大段曾经共同度过的热闹往事。两人热情说笑,一直到老同学走出店面,大概也没起火夏叫什么名字。

  火夏,真有那么大的变化么?店面开在小时候上过小学的地段,很多做了一妈一一妈一的同学进来逛衣服。火夏总能一个一个认出来,然而说起火夏的名字,却没一个同学去认可

  我能记起她的样子,太个一性一、太鲜明!所有的同学都会这么说,所有的同学也都会当着火夏的面说:“不可能!不可能……”到后来,索一性一不再说自己那尘封很久的名。热情地打招呼,畅怀说笑。就当又一次重新认识吧!

  火夏整日搭理的小店名字叫花衣裳。在县医院东面三百米的十字路口东南角,不温不火地开着,进来的阿姨大姐也会认真地给提提意见。火夏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花衣裳打开的半扇玻璃门,挤进来的顾客最最多。

  用一个“挤”字,而不说开门。因为,大多数人会侧身挤进来。不会动手推开旁侧小门,就让身躯紧缩,凑进门。夜里关门拉卷闸,西侧的卷闸顶端坏了冒出一段,潘炻提着叉梯出来修理。出门的时候,特意放慢速度先让叉梯顺出半侧门,自己再扁吸一下肚腹,顺半侧门蹭出来。

  火夏在外面看着,就自己先笑起来。走过去,把两扇门完全开展,宽敞舒服人们有时只相信眼睛看到的物质,不会去多思索一下物质全部的本相。火夏想起回来以后,很多地方不习惯。也许是自己,还不够完全的去溶入吧!

  店面两侧商家的小孩子,跑进来喊姨。要气球,又或拿了什么稀罕的卡片,给火夏瞧。婚姻呢?也像小孩子一样给个气球就满足,拿张卡片就自豪,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