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这样的河水

  我喜欢河水

  我喜欢这样一种河水,看上去普通,自自然然地流淌,从来都不会计较源头,也不在意去处。它可以不动声色地穿过城市的腹地,尽自己所能,滋养着和它一样不大不小的城市。这样的河水,很懂得看清自己,它自知没有大海浩瀚,没有深度,却从不自卑,会依然自己的方式,我行我素地流淌;它也知道,自已并不是这世上最弱的河流,至少可以比小溪强大,却绝对不会鄙视小溪,不会在小溪面前炫耀自己。

  我喜欢这样有骨一性一的河水。

  这样的河水也会遇到难处,有时也会需要面对干涸,那种干涸的心情近似于死亡,它必须得承受人们它的指指点点,看,没有水,还是什么河。河不是河的光一陰一很难熬,就像世间一些日子,过得的确不像日子。但河是有骨一性一的,再干也是河,谁也改变不了它的名字风雨来临时,就是这样一条不起眼的河,会敞开自己的胸怀,能包容多少,就包容多少,尽可能保护着它的城市,不会受到泛滥的伤害或许日日经过它身边的人,从来都没有细思量过,这样一条不起眼的河,为这个城市究竟承受了多少,但河不介意,它喜欢这样默默地担当,绝对不会像大海那样咆哮。这样的河,这样的河水,这样的骨一性一,它多么像世间,那些生活在底处的人,就是在难中也不气馁,心甘情愿弯着腰,躬着背,凭自己的辛苦劳作,默默地去为家人担当着一切

  最初喜欢河水,是很小的时候因为祖父一句话。祖父喜欢打猎,常在林中行走,他和我说,在林中迷路时,找不到家,也不要怕,遇到流水,就顺着流水走,有流水,就一定找到家。祖父说的流水,其实应该是密林中的溪水,我没有进过密林,自然没见过那样的溪水。但祖父这句话,我却记得颇深,所以小时,我就坚定地认为,河水,就是一种方向,可以让人不迷失。长大以后,学了点书本知识越发觉得河水亲切。山村无论穷富,都没有被大自然抛弃,都被属于自己的一条小河青睐着;城市无论大小是否张扬,都需要适可而止地收敛那份傲气,因为城市再高傲,也绝对离不开河水的滋养。

  因为一爱一着这样的河水,我也就非常喜欢在河边行走。

  我悟不得佛,也不懂禅意。每次行走在河边,总是觉得这河水,看上去貌不惊人,却一定极具佛一性一,因为它能渡我忘记尘世的恩怨,不管刚刚走过去的岁月不好,河水都能提醒我要放下,要向前看。过去即使错了,也不要介意,改过就好,像这河水,不也是曲曲直直的,一路过来的嘛。不管我的人生平不平坦,就算是曾被坎坷拌住,摔倒在地上,这河水,就以自己流淌的姿态,不声不响地暗示我,要把眼光向前看,不要总觉得前路渺茫,眼下需要做的,就是尽自己的本份,是河,就要认真地流淌,是人,就要用心地生活。

  虽然我是这样喜欢在河边行走,但有时候,我也会有很奢侈的念头。我经常想,要是能有一个人,不拒绝普通,不流失善意,不迷恋云端,和我一样,一爱一着这样需要低下头才能去一爱一的河水,愿意和我一起在河边行走,那该有多好。而我们携手一起走过的岁月,不会热闹,也不会孤单。如果能让这样的一段一爱一情,流淌在这样一条普通的河水身边,那这样的一爱一情,也肯定会像这样的河水,看似普通,却极为难得。而如此深厚的缘分,对我,对河水来说,若能得到恐怕都应该算是三生有幸的事情

  我喜欢这样的河水。

  我喜欢它贴着地面,踏实生活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