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一朵花的芬芳

  很久没来黄河岸边这片桃林了。

  尽管北方的桃园桃花开的迟了一些,可就在清明节后一段一陽一光灿烂的日子里,在人们的千期万盼的期待中,悄然绽放了。整个桃园像乡村街头热闹集市,粉粉的枝头张扬着那些人心醉的花一瓣,在蜜蜂的浅蘸下,探出细细的花一蕊;那些含苞待放的娇一嫩花骨朵,在细柔的春风里,犹如含羞的少女,羞答婀娜,总是让人产生千丝万缕的美好幻想。

  去年这个时节来看桃花的时候那时虽说花期未过,却没赶上盛大而热烈的桃花节开园庆典,自然也就过了一群群前来赏花人的相遇,自然就缺了不少赏园体会交流

  而现在一个人,静静的一个人走在花海中,沉浸在香气四溢的园中,个中滋味不言而喻,准确的说那是一种静美的享受就像一只穿梭在花间的蜜蜂,可以不受人流如织的纷扰,我行我素,自一由来去,那是一种嘈杂和喧嚣中所体会不到的一种心境。

  喜欢这片桃花林,喜欢河沟里潺一潺的细流,喜欢泛着生机的青青苇草。桃林四周,那潮一湿的气息混杂着花的香郁,有些故乡空气味道

  依稀回忆起年幼时,故乡的小村前有一条常年流水小河,依照我们村的名字,祖祖辈辈都喊它叫做“陡河”。在陡河的南岸曾有过一片桃花林,大概有十多亩地吧,据说还是上山下乡知青来村里接受教育时,组织开垦的“知青林”。小的时候,每当桃花盛开的时节,四围两庄成帮成群的半大孩子们,都会来到桃园嬉戏玩耍,毕竟那个大锅饭的年代,像这样的花红柳绿的地方很难见到美景。那时的桃林,很少又人为的修剪,任其蹿长,桃花长得又高又大,桃花反而开的很耀眼,结下的桃子却又大又甜,村里的老人们说,那块是“地眼”,种什么长什么,长什么收什么。只可惜后来在农业学大寨的一浪一潮声中,那片风光了几载的桃花林,砍的砍,伐的伐,被夷为平地,种上了稀稀疏疏的庄稼,小村又回到了死气沉沉的老样子

  几年后,长大的我们也离开了故土去了远方,可在记忆里,那片桃花林就是一个圣洁的世界,在那里留下无数的无忧无虑的童年回忆。

  如今,我脚下踩着厚实肥沃的大河息壤,漫无目的穿行在田间小径上,与树为伴,与花私语,那些被风吹走的记忆,瞬间眼前崭新的面貌所替代岁月中轻叹一声依然从容。

  岁月宁静心情安好,这其实就是人们内心生活真实的向往和期盼。

  这些年,很少有机会闲逛桃花园,或许当年桃花林的影子把我们抛弃的太远太远;或许在梦里,曾无数次的出现夕一陽一下村庄,那些模模依稀的故旧亲人可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岁月的不同阶段,怀揣着不同的心事,走在不同的小径上,有些朦胧感觉,彼时清晰的时候,或许此时已经烟消云散。

  青骢年少时,曾经将一朵艳艳的桃花连同两片绿叶摘下,夹在日记的扉页,一直保存了很久,后来,日子淡了,夹在书中的那份纪念也渐渐的失去本来颜色。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那时我们失去的,才是现在正需填补的空白。

  眼前,满目的桃花胜景,一路淡淡清香,融入淙淙流水之中,缓缓的流到心田。清风吹过,静看花一瓣雨轻轻飘零,散落一地,就像曾经的欢笑,悲伤,相聚,背叛,离合一样,在春风中渐渐淡去的时候,就像失去的青春岁月一样,已经不可能再重复的走一次了。

  此时,谁也无意将那份一浪一漫重新拾起,不是因为有心情,而是觉得花开花谢,落英缤纷,是自然之规;魂牵梦绕,情归泥土,是为兑现它曾经为许下的那份美好诺言,而那挂在枝头上的“故事儿”,才是人们最终的理想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