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汲香泉带落花

  这是一首印在一次一性一纸杯上的诗,我初一看见,就被吸引住了。感觉就是一幅妙绝的休闲文化写照。惊叹之余,我把诗又读了一遍:

  自汲香泉带落花; 漫烧石鼎试新茶; 绿荫天气庭院; 卧听黄蜂恋晚衙.

  说的一个官员的公事之外,闲适而一浪一漫的一天

  官员是个诗人,公事之余,他来到自家的庭院放松,这是一个坐落在衙门后面的宅子,如同现在时兴的商业模一式—前店后厂一样我们国家相当长的历史时期的官一场模一式是前衙后家。官员的家就在衙门的后面,这样一方面节省场地,减少投资,另一方面,也方便官员“亲民”,即使下班后,若有人来找,只须擂响雅前的堂鼓,就能把官员从后院唤出来处理公务。当然,这种扰乱官员下班以后清闲时光的行为是要付出代价的,最具体的方式就是不管有理无理,先让衙役用板子敲敲你的屁一股,看文章的那位不信可以去拭拭,当然,我可以和官员通融一下,让他的衙役们敲你的屁一股的时候不至于敲得太重。

  这位诗人的余生活,高雅而一浪一漫,他首先是来到花树掩隐的山泉井边,亲手汲取一桶清香甜冽的山泉,回过头刚要往回走的时候,几片落花飘了下来,落在诗人新汲的泉水中,花香和泉香浑然一体了。回到家中,便让侍读的童儿烧开石鼎。再将这带着飘落新花的香泉拭煮新茶,然后躺卧在少有人光顾的悠闲庭院里,“不对故人思故国,且对新火品新茶”,一边享受这一陽一光透过树一陰一照射过来的光线,一边慢慢地品味新煮的新茶,什么也不思想,什么也不去关心,只将身心放松在这个绿荫庭院里,放松在这杯带着落花的清泉煮就的新茶中。诗人是在浙江那么我想,诗人石鼎中熬煮的,一定是明前的龙井。

  我仿佛看见一片片嫩绿的片状龙井,在泉水中舒展,漂浮,沉落。颜色嫩绿、香气馥郁、味道醇和 、形状优美,如同一群身着绿色鹅黄的仙女,在茶汤中起舞。

  诗人手一盏躺在庭院中间的石榴树下,眼睛望着鱼缸中游曳的金鱼,周围非常安静,安静得只听得一只黄蜂在傍晚的府衙前旋飞发出的嗡嗡声音外面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那是诗人的伙伴,大号黄蜂的大黄狗从外面回来了。

  这首诗的作者叫戴昺 字景明,号东野,宋代天台(今属浙江)人。宁宗嘉定十二年(一二一九)进士,调赣州法曹参军。其诗为‘不学晚唐体,曾闻大雅音’。有《东野农歌集》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