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你在白雪皑皑的山脚下,绕饶地绽放了,美得我贴着你的脸,嗅着你的芬芳不能自持。古往今来,赞美你的诗词太多:“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你不是最美的,但我一定相信,你是最纯洁的!

  记得那年,正值你花开,开的漫山红遍,开的俏满枝头,开的如痴如醉,以至于忘了我在你的身边,很多人说女人如花,花似梦,我突然想起了仓英嘉措,那个多情诗人,那个纯情的公子,他最配欣赏你,只有他的坚贞,纯洁,对一爱一的唯一,才配你,我折一支你与手心里,贴在我心的边缘,让你感受我的心跳,让你懂得我的情感可惜,我不是雪,难懂你的心语,于是,我把你插在头上,作为我炫耀的资本,我以为,以你的美,一定绽放我的美,可惜,我错了,我不该不自量力,因为,我是不能与你相比的。

  你太清高了,不与百花争宠,最寒冷时候,是你最清纯的季节,很多人妒忌你,说你不如牡丹富贵不像玫瑰芬芳,不比夜来香迷人,你不语,你用一世清香,解读了你万古的高贵,不是因为你太孤傲,实在是没有人能读懂你!

  那一年,我醉了,一塌糊涂,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你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