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涛声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许是受了王维那首诗的诱一惑,许是为了弥补那种渴望走近黄河的念想,仰或是那久已遗落在岁月深处某种情愫,我一直一种很强烈的愿望,总想走近黄河,印证一下想象,倾听急流飞湍的涛声.

  二十年前,我来到黄河岸旁一座军营工作,才有了更多的机会走近黄河,了解黄河.我急切切地走上长堤,举目远望,滔滔河水劈山穿谷逶迤而来,穿过繁华的闹市,漫延而下,接收大自然赋予她的色质,进行着对现代生活古老文明的陶冶和提炼.

  伫立岸边,看灯火阑珊,游人如蚁;长天如铅,云翳飘弋,圆月透过缕缕云絮徐徐升起,倒映在水中的月光被滔滔巨一浪一迅疾吞没,这就是曾经遥想的一条咆哮千里.气吞万象的大河,她振聋发聩的哄声让每一个华夏儿女心灵为之振奋颤一动,与山川日月紧紧拥抱一起.

  我的心不禁为之激动.这就是160万年前诞生的九曲黄河吗?这就是孕育我们中华民族母亲河吗?她就是与我们中华民族历史的嬗变与聚合.承袭与拒.豪迈与深沉.昌盛与衰败密切相关,并具有傲视天下.与日月竟辉的风采和令人痛心疾首的大河吗?

  款款的踌躇,虔诚的倾听,慢慢地.涛声远去,轻风徐来.那一浪一挟裹一着岁月一泻千里,永不复回,千年一律.那永流不息的河水挣脱闹市灯红酒绿的包围,经过艰难险阻的峡谷之旅,一直蜿蜒荡漾在坦荡的广阔平原,黄河在那片牧歌的原野上舒缓平静,酣畅怡人.她用一乳一汁滋润着两岸土地,养育着两岸勤劳的人民.她把自己歌声留给了亲近她的人们,又把岸上的歌声带向远方.也许是黄河从来就不愿寂寞,她喂养的儿女因此善于歌唱.有多少峰峦,就有多少美丽故事;有多少涓一涓无歇的小溪,便有多少歌谣永远流淌.那些朴素而又悠扬的歌谣啊!如同带露的山花一样开遍华夏大地.世世代代的人们,用这黄土黄水给予他们歌喉,歌唱着一爱一情!歌唱着劳动!

  月光似水,柔和地蔓延下来,轻轻的洒在水面上,在一浪一尖上涤荡着.我呆呆的沐浴在月光中,倾听黄河的涛声,任她激荡,任她浸一润,心中便感叹起人生短暂:”江旁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是啊!人的一生在黄河面前多么渺小,长河共苍天一色,广宇与大地一体,人生与万物共存,在我的内心里是多么惊心动魄的冲撞.融合!

  涛声震颤,月色无边.近处,堤岸边游人如织,柳姿将婆娑的倒影映在苍茫的河水中,波纹荡漾,亦真亦幻.两岸高楼大厦的霓虹灯全映在水中,俨然一座水中不夜城.静听一浪一的汹涌,感觉到黄河岂止是粗狂与朴拙.苍凉与悲壮,更有一派恬静.宁馨与美丽.西北风漫过山顶飘荡而来,掠过水面,卷起一浪一花,冲撞着泊在岸边的羊皮筏子,一起一浮.此景此情,虽没有江南灯影里秦淮河的意趣,却也有黄土地孕育西部的雄浑,这就是黄河的灵魂串接起来的一种魅力,一种一精一神.

  走在堤上,不经意地抬头循着浩浩流水望去,却惊讶地发现,羊皮筏栽着游客顺水飘流,在月光朗照的水

  面上一起一伏.水波潋滟,那月色被荡漾成巨大的涟漪向两岸扩展,筏上客人不时俯身掬起河水,水月便从指缝种漏下去.我不禁慨然长叹,那水亦如岁月,无法留住;那月亦如莲花,只可远观,更不可独得.举头冥思之际,那筏已载着游人远去了.月光依旧静照流水,使我觉得无法分清那是天上月.水中月,而河水依然一往无前地奔流着,气势不减,雍容有加.

  此刻,在我的心里,倾听到黄河是朴素的.她以豪迈奔放.汹涌澎渤的气势震撼着黄土高原,黄土地以苍苍茫茫的逶迤.无尽的宽胸广怀拥抱了自天而来的黄河.黄河与黄土冲接.回漩.激荡.整合,河水里有黄土的影子,黄土地上有黄河的印迹.这地。这河.便融溶了时空交织的中华民族的灿烂文明.

  在我的眼里看到黄河是神奇的.博大的.神奇在她以一种颜色幻化出万紫千红;博大在她引雪山冰川之水,纳千溪万涧之势,从广阔的北方大地上深深犁过,留下这沟壑纵横的高原和这平坦深厚的平原,养育着一个博大的民族,义无返顾地奔向大海的怀抱,传播灿烂的文明!

  啊!这就是源远流长.一脉不断东方之河――母亲河......

  这就是激荡着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之河―――亲情之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