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落 – 如钢丝:有时是自己,有时是他者

黎落 | 如钢丝:有时自己,有时是他者

@天秤座

如钢丝:有时是自己,有时是他者

美处多诡谲。妙啼者亦需禁言

行笔险中求衡,八法分天下,毫厘失乾坤

一夕就头白。

只我更偏爱小剂量的倾斜。譬如:

醉中扶摇。针尖上做爱

@双鱼座

相悖而行是假象,深蓝是谜面

有人来,就假装调墨,整理春衫

无人处,“抬眉走阔马,低首弄桃枝,中间坐个沙弥”

深山一日,早间凉,午间

这身陷主义的娘子。这银子锻打的鱼

长于脱骨。八卦。失恋

@狮子

八月尾巴是狮子座”。就在他额头烙

个金翠莲,让这妇人

爱那蓬松的狮子。花开两朵

一朵像

落日一直挂在瓦罐寺。另一朵开

桃花村:花和尚手执九米长的铁筷子

在火中取绣球

@水瓶座

要为一只瓶子捏个走势,

要斜插梅枝。

临水的小镇,挑竹帘,吃酒。接受吻戏

要刃口漾出流水,和陶工交换身体

白云晕染。中锋画骨,侧锋牵出酒鬼或皇帝

一个国家是你

@白羊座

人们你们的谎言如此明显

黑夜的雪。作为从案犯,我承认不够

我更爱四月的羊毛

在你踢窝的轻轻一卷,有无辜之美

我从遗落的嘴唇

取春草。雷霆。我愿意葬在背阳的山坡

等一个扫雪的人,在他眺望的那刻

月亮现身,替无辜的死亡道一声晚安

@金牛座

是变脸术,还是炼金术?

禅房的花木森森

还是缠着银匠的小母亲

你能镇守边关吗,或者古老

婚床?你鹅黄又薄脆

像个问题。我不了解你躲在面具背后

秘密,我能猜想的是—-

你为满池的春水鼓荡时,肯不肯

赦免我的金身?

@射手座

我见过最悲伤的人坐在

地平线上,就笔直地坐着

越坐越小,直到被弹射出去

是谁破坏了秩序,

留下一粒虚无的弹壳?

镜子般的宁静被消除

带着哨声。江水日夜流淌

又弯成一道弧线

它不带走什么也不留下什么

@处女

上帝宠爱的女人来说,保持洁净和

神性很有必要

但艾米莉不愿这样做,她脱下睡袍

露出光洁的小腿和森林

一位处女

白腻的引诱魔鬼的道场和清凉的灵魂分开

如果你确定爱她

如果你接受她的堕落

@双子座

我想不到祂来爱我

这小兽式的纯正,而无忧伤的暖意

如今布满我的书房

假如我更疯狂一点,比方更偏离主题生活

而迷恋虚拟之境,那我也会爱祂

但这太惊惧了,祂是我创造出来另一个

套在言词的背后

我们共用同一种震颤和腔调

祂比我预设的还要明亮诡谲,我更加冷漠

@巨蟹座

一个纯粹的人呆在大海,等他上岸

会带上什么呢?是持续一身波浪,又或者

把甲壳撬开,植入大海?

突然理解卡夫卡在《变形记》里的人设

当你无法世界传达更真实的自己

只能换一种方式

这种悲伤不如说维护了平衡。你在

陡峭之下预留了松软

当你横向看待世界,却还能一身雪白

@天蝎座

斯芬克斯更崇尚性器崇拜

提出人类繁衍问题,只想要一个

认真回答

众人中的雌兽,不过是爱真的

早晨开始,一直到傍晚

祂围堵在繁华的十字大街,像输卵管

使一座城池变成森林

这半路杀出的神,因为冷酷而耻于说慌

又因为热爱保管真相

@摩羯座

我困在一首诗里

担心这首诗漏水。但拿不准证据,不能

想法官递交辞呈

我爱的那个人在这首诗的

任何一页。假如我命令他为摩羯座

那他应该出生在十二月或者一月

恰好符合当下的生活。难题是,我所有的

诗都带有虚设的场次和意象

月事一样准时

它们本是我的内部,却变成被否定的部分

由此,我也否定了十一个自己和

一个真切的男人。我不爱他

夜空如此繁华,恒久的判词是不存在

作者

窗户

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