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不太冷

  一天清晨,格雷戈尔.萨姆沙从一串不安的梦中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床上变成一只硕一大的虫子

  ——题记(卡夫卡《变形记》)

  (一)

  从《春末漫笔》到现在一个季节去了,也一个季节没了填词的心境。一个季节可以让你经历很多,学到很多,可能超过一年漫长

  当一个人孤独地静下来时候感觉勇气信心正在黑夜吞噬,突然再次想起罗曼·罗兰的那句话:真正光明不是没有黑暗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一操一,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一操一所屈服罢了。 这句话一直安慰着固执的我。

  国家、阶层、社会家庭最终回到“人”的个体身上这是一个让人迷惑和沉一沦的话题,人一性一和人心是随着物质的积累变异着的,人一性一和动物的本能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圣经》里的七宗罪: 骄傲(Pride)、嫉妒(Envy)、愤怒(Wrath)、怠慢(Sloth)、贪婪(Greed)、饕餮(Gluttony)、一一婬一一欲(Lust),贯穿我们生活的始终。看看周围,望望自己,就象照着一面真实镜子,就象正从但丁《神曲》里的炼狱走过面对真实,我和你们不敢说谎和回避。就象这个夏天,没了去年炎热也不太冷。

  (二)

  迷糊一些、迟钝一些、呆傻一些未必就是坏事。看得太多,看得太明白就会让人希望不起来,快乐起来

  离开现实回到一个人思考阅读的时候,自己就象在历史的沼泽里,徒步消耗着仅存的一点体力,只看到身边那些,被这个雨季冲刷得干净的累累白骨。

  同样是面对历史,学者黄仁宇却能抛开学术界世俗观点和御一用文人的束缚,以深厚的史学功底和独到的眼光,把昨天今天联系在了一起一本《万历十五年》,一年时间,七个人物,七种命运,概括了中国这块黄色土地上的七宗罪。作家王小波云:古今无不同

  困了、累了、疲惫了就到历史的港湾歇息,我们的慰藉来自于前人为我们遮蔽烈日高大身影。在今天这块土地上,你要勤勤恳恳、正正经经地用心做点正事,就得面对这七宗罪的拷问和一逼一迫。

  昨天和今天发生一切,历史不只是历史。直到人类有一天可以走出人一性一的贪婪和妒忌。真的是:古今无不同。

  (三)

  充实一点,忙一点真好,不然这个不太冷的夏天怎么会去得那么快呢?学无止境,一个人的成长也没有止境。因为成熟”这个词在今天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定义,我才选择“成长”。在做每一具体事务的时候,就难免去想一些乱心的事,想得太多做得太少对人无益。前面的路依然崎岖,自己依然固执前行,只是有一天我宁愿选择行路时的沉默。是的,选择沉默真好,因为你已经很难和有思想生命交流

  昨晚,一个朋友推荐我看了马尔康7.25救援落水民工的视频。我的第一触一动是:一个底层小人消失的生命,竟然会在这个季节带给我心灵如此巨大的伤痛和震撼,虽然更多人的同类感已经走得更远。这使我再次对生命之弱小与命运之不定而悲观起来。人类总会因为名来利往,生出更多的谎言、妒忌、争执、仇恨。而逝去的生命一切了了。虽是古今无不同,今人却仍然想不通。

  安息吧!那位落水的民工——这块土地上曾经的受难者!我和你一样早就习惯不再问询生存强弱和一爱一恨情仇。更多人也会和你一样,会最终选择永久的沉默。

  (四)

  夜色越来越浓,附近球场的喧声已经静了下来。暗夜过后又将黎明那时鸟儿依然欢一悦,万物依然葱郁。活着真好,可以劳作,可以阅读,可以思考,可以哭泣,可以欢笑。年轻真好,可以塑造,可以展望,可以追索,可以振作。单位新来两位年青人,我只希望他们好好成长,不管前路怎样,我只希望他们在学会做人、做事的时候,也学会独立思考。而年青人总会让人多出一些忧虑担心

  我们逐渐失去了坚实的文化,更可怕的是我们已经没有了信仰平凡的生活并不等于吃饱穿暖的物质满足。文化和信仰对国家、对民族、对个人,都是那样不可缺,那是和水一样重要的东西

  我同样在心里问过,现在的年青人怎么啦?我不承认思想落伍,我也不承认什么代沟,我还是坚信幸福生活和圆满人生绝对不是这样发展下去的。如果一切得不到重视改变,我们现在就可以预想到十几二十年后会是什么样子。我在杞人忧天吗,是年龄大了已经疲惫了吗?应该全是

  “窗外更深露重,今夜落花成冢;春来春去去无踪,徒有一帘幽梦 。”姜育恒忧郁深情歌唱,让夜色温馨生动许多。这首歌来自琼瑶小说改编的电一影《一帘幽梦》,这又勾起了我对那个年代的一些怀想。那时候,年青人是单纯、真挚而热烈的。对朋友、对亲人、对恋人,都是这样——敢一爱一、敢恨、敢拼,更有勇气去化解各种艰辛和一爱一恨。面对生活的迷茫,他们有的是坚定的信心。

  二十几年后,意外地与一个和我打过几次架的中学同学重逢。我们大声讲述着这些彼此的记挂:不知道他混得怎样,过得怎样,还是和原来一样吗?那个时候散发出来的是一种很真、很真,也很难得的浓烈友情。那时的一爱一情也一样,不看家境,不问家世,不谈贫贱,唯有真情一生不能相忘。其实这一切,在这曲《一帘幽梦》里一点都不遥远

  (五)

  看得太多就会想得太多,想得太多就会失落很多。但美好而又艰辛的生活,总得过下去。对一个喜欢怀旧的人来说,今天的不如意,总可以用曾经逝去的光明来照亮。其实,这个时候窗外挂着的那半轮明月正是多年前的那个满月。它在过去和现在,依然同样的优雅、洁静。

  在和一个文友的交流中,我们谈及现实和理想这个老话题。我以为,现实只是自己生存和养家糊口的一种途径和手段,绝不是生活的全部。人还应该有点心灵和一精一神的东西才算完整。一精一神的价值和生存的价值同样重要。

  物质的人,最终还是要回到一精一神这个层面,这就是我们不会满足于现状,同时又有所祈盼的原因。多年来的习惯,已经让我渐渐熟悉于在现实和一精一神之间的转换,而尽量互不干扰。就象佛家一样,这是一种修炼、培养的结果。这也说明我本身就是矛盾的一员。

  在这世上,我们有所得,有所失,所有取,所有舍,全是个人的一性一情使然,没有谁对谁错。只是在得失取舍之间,大家彼此失散了而已

  在忙碌开始惯了累而不说累,苦而不言苦。我知道,不会真正有人关注并从心里理解你的生存状态。

  可我还没学会沉默。因为是人都需要辩解、表白、倾诉,甚至撒谎。于是,我在今天最终选择用这篇随笔来坚持我的沉默。

  窗外,秋已临近,可这个夏天仍然不太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