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扫墓

  清明前夕,我代替年迈行动不便的父母去给外公扫墓,当我在外公坟前点燃黄纸,点燃香烛和鞭炮时,当我双膝跪在坟前为逝去的先人行礼时,突然到了一种灵魂的净化,一种心灵的感应,我怀着一颗虔诚的心与坟中给了我血脉和部分生命的人进行了一场无声对话

  外公的坟看上去萧条孤零,坟上杂草丛生,坟前的土包有些地方开始坍塌,只有刚刚挂上的清明纸吊在风中孤零零地摇晃,与别的坟包上五颜六色的纸幡相比,外公的坟更像是座没有后人凭吊的孤坟。其实他有五个子女,而且个个健在,子孙繁盛。

  外公在我心中只是个模糊的影子,我很小的时候就与父母离开家乡从此也没见过外公,等我们又辗转回到家乡时,他已去世多年

  从母亲的言谈中,我知道外公不是个好父亲,在几个子女的心目中是个不受欢迎的人,他年轻不一爱一管家、放一浪一不羁,从祖上继承下来一个扎花行和杂货铺也在他的手里败了,他最大的嗜好就是好赌和好打抱不平,那么一点祖业怎经得起他的折腾,而外婆是个贤惠善良女人也是那个时代牺牲品,不管外公有多不成器,她也从不说个不字,只是默默地忍受,终于在刚满四十岁时,积郁成疾,丢下五个孩子撒手归西。

  外婆一死,母亲他们几姐弟的日子就更苦了,可外公一点都没有收敛自己的个一性一,照样成夜地赌,照样打架闹事,甚至一年打十二出官司,终于,家撑不下去了,大一姨自己将自己嫁到了遥远的汉一陽一,母亲到有钱人家去帮工,实为丫头,9岁的小一姨被送了童养媳,7岁的舅舅被送去做学徒,受尽了磨难,还有个2岁的小舅舅也病死了。

  一提起这些,几姐弟就一肚子的怨恨,这也是外公唯一的儿子我的舅舅从不在清明去祭拜的原因,他恨外公。

  可我却认为,往事已矣,逝者已逝,一切恩怨也随逝者而去,不管先辈是对还是错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毕竟是给我们生命的人,在我们身上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刻痕,他留下的贫穷也好苦难也罢,我们都必须照单全收。

  如今,长眠于地的先辈们已经无法感知人们心情,你愿意了,每年拿着些香纸鞭炮来凭吊一下,不记得了,十年、八年的不来无所谓,反正死者不能要求什么了,只是,人在做天在看,活着的人看见了,感受了,也被潜移默化地继承了,虽说清明时节的祭祀是为了凭吊先辈,而真实的用意是要做给活着的人看,让活着的人去感受生命的珍贵,去传承清明文化,更何况这也是对自己心灵的一种特殊的安慰,总有一天自己也会来与祖辈们为伍,也希望子孙后代能在这个日子里来到自己的坟前祭拜一番,为的是不被忘记

  我不知躺在这里的外公会不会因为少有后人的祭拜而感到孤独,但我想外公一定会在另一个世界牵挂着他的子女们,会为他的后人们祝福的,正如我们活着的人一样,在怨恨的同时,还是会在这个日子里来到坟前,虔诚地祭奠着远去的亡灵,也求得一份心灵的慰藉和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