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光头母亲

  母亲是光头,需要带假发。

  每次去外地回来,给母亲买顶质量上乘的假发,就是我最想做的一件事。应该说,我那么用心地去挑选一顶假发,只是为了能给母亲掩盖一下曾经忧伤

  翻开老相册,就能看得出来,母亲的头发何时浓密,何时稀疏。母亲青春年少时的相片数量很少,一共也没几张,而且大都是黑白照。可这仅有的几张相片,足以证明母亲年轻时,到底多么漂亮那时她的头发,很浓密,发一丝又黑又粗,扎成两根辫子,又显得那么利落。等到母亲有彩照时,她的头发却稀疏得都能数得出根数,与往日相比,早已大相径庭。

  女人谁不珍一爱一自己的头发呢,尽管人们都说那是三千烦恼丝,可拥有一头秀发也是人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母亲在不该成为光头的年纪,却失去了所有的头发,光了头的母亲顿时就显得老气横秋。看看如今在街上行走的女人,衣着光鲜,头型时尚,打扮起来很难让人猜出实际年龄,和当初的母亲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母亲才四十来岁就变成了光头,可想而知,母亲曾经是一个多么悲伤的女人。

  母亲并非不一爱一惜自己的头发,最初开始成绺儿的掉头发时,母亲就用了好多种办法治疗,都没有效果。医生说母亲是因为长期生活忧虑之中,导致神经衰弱,才造成大量脱发的,而且医生为母亲检查了一毛一囊,说头发再无重生的希望,母亲这才彻底死了心,从此不再医治。

  初戴假发时,母亲极不习惯,那时假发的质量也不好,是纤维制成的,特别不自然。母亲每次出门时,总感觉路人瞧她的眼光异样,好像人人都在笑话她是光头。她又怕一阵风吹来,会一下子把假发吹掉,就总是自觉地用手按着自己的头。这样一来,每次出门,母亲都是怀着提心吊胆的心情。自光头以后,母亲再也没去公共一浴池洗过澡,也是怕别人笑话的缘故。

  记忆中,母亲只要提起头发,就会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泪,就会一古脑地把令她伤心往事一一翻腾出来。每向我诉说一件往事,就好像头发被扯掉了一绺儿的感觉。只可恨我那时并不能真正体会出母亲内心的伤痛,反觉得她想不开,总是抓住往事不放,一次又一次唠叨个没完没了甚至有时还会因为不愿意倾听而顶撞了母亲,如今想来,后悔不已

  当初最令她伤心的人,其实也都是我的亲人,尤其是祖母。母亲孝敬了祖母一辈子,却从来没有得到过祖母的认可和疼一爱一。父亲是极孝顺的人,即使明知祖母有错,也从不怪罪。父亲若是懂得安慰,哪怕是哄骗,说几句甜言蜜语,母亲也许会好过些,偏偏父亲又从不启齿。每次回忆起祖母的不善待,母亲就泪流不止。我曾想,在母亲的生活当中,不开心事情不止一件两件,肯定数也数不清。在生活条件艰苦的年代,特别是父亲离家在外到医学院求学的那五年的光一陰一,她一个人领着孩子,都能把生活维持下去,像母亲这样坚强的人,怎么可能在看似细碎的家庭小事耿耿于怀呢?

  现在等我长大了,做了母亲,我才懂得,一颗母亲的心,不仅有坚强,也会有脆弱。当初母亲因为祖母的不善待而难过,并不仅仅是因为她自己,更多的是为了孩子。我有一个和我同龄的叔叔还有一个和弟弟同龄的叔叔。我们都是同时需要抚育和关一爱一的孩子,祖母自然要疼一爱一叔叔多些,家里若有两个鸡蛋,要先给叔叔吃,我们眼馋得要命也抢不来一个,甚至和叔叔一起玩耍时,若是让祖母感觉到我们欺负了叔叔,就会受到祖母的责骂。所以,我和弟弟从小到大,也就没有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得到过祖母更多的疼一爱一。母亲心疼我们,即使对祖母有意见,却从不顶撞,只能委屈在心里。这样看似琐碎的家庭小事不怕小,就怕多,堆积起来,时间久了,就成了中的怨恨,自然会让母亲常常夜不能寐。而夜不能寐的日子再堆积起来,让母亲最终成了光头的女人。

  没有头发的岁月伴随着母亲,度过了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我也终于能体会到母亲失去头发的痛苦了。只是现在,母亲的心中早已不再有怨恨,能够很坦然地面对自己曾经不能放下的伤痛。随着光一陰一的流逝,母亲也在成长中渐渐懂得了原谅,懂得了生命中还有比头发更重要的东西,懂得了祖母也是一位母亲,纵然有些地方做的不够好,但是,祖母赐给了母亲一生中最重要的礼物,那就是我的父亲,母亲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母亲依旧需要戴假发,想起那颗已经懂得原谅的心,我就会觉得我的光头母亲,一如当年还是那么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