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廊一梦

  走进河边那个长廊是在不经意间,时间已是晚上九点了。透过河两岸斑斑点点的灯光,看到了缠绕在长廊木框上的葡萄蔓,错落有致地落垂下来;河边的柳丝在微风的抚一弄下,也多情摇晃着;河中心的游船倒是灯火通明,这让我不由想起南京的秦淮河,猜测那个灯火通明的船上不是有才子佳人正在吟诗对唱呢?

  我喜欢这个长廊,以及长廊四周温馨人的氛围,只是很晚了,想着一定要在天明的时候再来脚步便折回了。

  陪同母亲再来长廊的时候,正是雨后的清晨所有的花草如同早晨刚刚洗漱完的妙龄少女,散发着淡淡的花香,长廊的葡萄蔓绿的流油了;上次由于没能看清,在长廊的周边还有散在的各种叫不上名字花儿一对恋人正在欣赏着,女孩站在花丛中,妩媚地笑着,灿烂的脸如刚刚升起的太一陽一。

  是啊,想起妹妹日志里的一句话:7月,正是百花盛开最美季节可我们都负了她,因为护理爸爸,已是疲惫不堪了。

  母亲偏一爱一那颜色鲜艳的花儿,站在那里,一爱一抚地摸一着,像喜欢她柜子里的花衣服一样一爱一不释手。母亲说,我一辈子就花衣服没穿够,我知道,母亲的一生没有花开那么鲜艳,却如钢铁般坚强着;我不忍心惊了她的好梦,径直绕开她,来到了爬满紫色喇叭花的长椅边,那一朵朵紫色的喇叭花充满生机地绽放着,花一蕊中,竖着几根火材杆样的东西,上面挂着晶莹剔透的水珠,像一个穿着紫色布拉吉的少女,脖子上戴着一串珍珠项链,想着这些紫色的喇叭花,是小时候一奶一一奶一后院子里的爬山虎吗?

  什么时候,母亲迈着蹒跚的脚步,已走在了我的前面,显然,她的双脚已经不动日渐肥胖的身一子了,满头的白发如根根银针扎在我的心上这么年来还是一次陪着母亲散步,我试图搀扶着母亲,可母亲硬说自己行。我那可亲可一爱一坚强的母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