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岁首的档口

  站在,岁首的档口,我们风雪之后的冷峻一陽一光一起迎面走来。

  那场瑞雪过后,虽说已过一段时间,却仍留下一树的寒凉和余悸,挂在摇曳的枝头,翘望着时令的更替,静观季节的变换。那曾经落雪的枝桠处,臃雪早已不复存在,冰凌花也早已消融,枝条依旧干瘦单薄,只是比雪前多了一些的滋润,似乎随时都有吐绿的冲动。或许,在不久的日子里,这些老枝新叉,自然盛开出一朵朵娇一艳的腊梅,骄傲的笑迎着料峭的春寒,我期待,你也会期待。

  昨年,已成为时光,那三百六十五片业已尘封的叶子已经装订成册。但我依然记得过去的每一天,每一片叶子上载满的多情文字。过去的日子里,那些牵肠挂肚的身边事历历在目,印迹脑海那些惊心动魄的天下故事,时在眼前,它就像一纸飘飞的信笺,在人间穿梭传递,用春华秋实,夏绿冬寒,打发着匆匆来来去去的光一陰一,用无声的沉默,关注这个世界的变迁,用激一情的呐喊,展示我们生活的这个空间的真实面目。

  这是一个美好与残酷并存,现实与幻想共生的时代。它像车轮一样,沿着历史的轨道不停的轮转向前任何螳臂都难以阻挡它前行的脚步。我们有幸生活在这个时代,生活在这个仅是短短的距离属于我们自己的空间,已经足够了,辉煌与壮举,平穷与潦倒,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活着,我们来过,我们经历过。

  早晨醒来时,打开新的一页,我看到每一路上的行人,或轻装,或负累,因为人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份责任,一任思绪在白纸上涂抹,勾勒,或写意,或泼墨,或抒情;每当午夜子时,当人们还沉浸在酣睡之间时候,丰饶女神瑞亚Rhea,便将一笺笺时光装订成册,成就了流逝岁月里最真实的记录,一册册罗列成簿,镌刻了一部部的历史书卷。

  流年,就这样似水过往,把平凡人背负历经的生活沧桑,把成功不可一世富贵荣华,一并冲积到浩渺的海洋,人归于尘土,魂归于大海

  时间老人,就这样周而复始,年复一年的轮回,走过的路不可能回头重走一遍,无论贫穷,无论富有;无论,满足,无论悔恨。

  站在,岁首的档口,我和你一起面对一个新的未知。

  在崭新日历的扉页上,我们都想写下一份寄语,那是一种自己对自己的承诺——好好的活着,有价值的活着。

  举起吸蘸浅墨的笔,迟迟难以落下,我知道,万事开头难,难就难在世事难料。就像一个人在经历了过多的曲折和磨难以后,会突然大彻大悟一样,把一切越发的看淡起来,所谓的金钱,所谓的权力,所谓的名利,一切皆为浮云。

  每一个人,在规划了自己的目标理想之后,总会有一定的压力之感。所以,在淡然的心态里,展开一张毫无痕迹的宣纸,轻轻拾起一缕光一陰一做墨,将那些浮世虚华,那些痛苦彷徨,那些浅笑时的开心,那些幸福时刻的泪光,一同融入生活之中,顺其自然,随遇而安。

  拾起那些曾经的美好,做引子,发酵好自己的生活,活着的价值,其实就在我们自己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