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年,是弟弟用木杆儿挑着手中鞭炮,噼里啪啦迎来的;记忆中的年,是一妈一一一分给几块“橘子瓣糖”盼来的;记忆中的年,是夜晚点着“罐头瓶子”做的灯笼领来的;记忆中的年,是家家户户用“猪肉炖粉条”请来的。。。。。。

  我不喜欢过年因为 害怕看见一妈一一妈一脸上的愁容,因为羡慕隔壁小伙伴身上的花衣裳。每当一妈一一妈一用布满老茧的双手,把洗得褪了色的蓝衣服套在我身上的时候,她总有一种愧疚溢于言表。我也不喜欢出门,倚在门框上,看一妈一一妈一用一年积攒下来的白面,蒸馒头,蒸包子。我给一妈一一妈一烧火,灶坑里噼里啪啦地燃一烧着,我在红红的火光中期盼着,期盼着来年有一个打着油纸伞的、穿着花衣裳的、梳着长辫子女孩走来!

  我不喜欢过年,因为一个个三百六十五天的轮回,苍老了容颜,催生了思念—每当春节临近,思念远方亲人。每年七天的假期,刨去往返路程,仅有三五天在家,年已是很疲惫了!

  我又喜欢过年,尽管劳累,人世间温暖的亲情在这一刻充分体现无论多远,无论多难也要回家过年。亲情已不再电话那一端的问候、也不再是隔着电脑屏幕的q一q聊天;亲情是一张笑脸,是举杯开怀的畅饮和席间的开怀大笑,是酒后的真情流露和满眼激动的泪水

  年,是日子挨着日子;年,是岁月连着岁月;年,让青丝变成白发;年,让思念成为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