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行(组诗)

长春行(组诗)

◎在南湖公园

抵达北国的初秋,有湖水一样性情

每一颗足印都溢出了些许凉意

迎着晨光,我们在公园里步行一圈

看见白云之上天空,是另一种

蓝色有些深浓

似我们内心里的海,载驳一些遥远的梦

潾潾湖光引来水鸟,也引来几艘小船

一阵穿过林间

向我提示

叶知秋是一个偏爱抒情诗人

他从北方向来

举起相机,让南湖大桥和青涩的儿子

入驻了同一桢风景

身后是滚滚

陌生的人群里,每个影子都形色匆匆

最后皇宫

对于历史,我一直是心存敬畏

如此

我和儿子行走在伪满洲国皇宫的御园里

步子比秋风还轻

那时有野兽出没

跌蹄踏碎了我们的山河

破了一朵帝王梦,又立起一个傀儡国

我们聊起兴衰,耻辱

聊起政治和制度

聊起一个人皇帝民的蜕变

再低下头,把繁冗的心事交予一丛君子

一直以来

我都相信历史的车辙里会有血汗和烟尘

也相信浮华背后会有暗影

人迹相继从纸上淡去

皇宫犹在,而淙淙流水不愿复辟当年

◎夜游净月潭

弯月悬于林梢,女神在清泉里舞动水袖

这样的时日多么

我们在树下行走

从阔叶林的交响曲里捕捉一句句泉音

擅写游记的是秋风

你用潭水净手,洗月

对着淡的夜色,说出心中的亮和白

我在潭边忆李杜

星光之下,一池清荷放缓了开花的节奏

想起一位日月潭的姊妹

她在海峡那岸住了很久,也念了很久

如果不是风来来回回传递讯息

也许只能梦中相互寻问

渐渐地秋天准备大举入城了

潭如此深静

而我匆匆出入这幅山水

不及那时我领你在海边拾贝壳,放歌

◎雕塑的思考及其他

雕刻师坐在铁石群里陷入思考

他持刀,一点一点剥去多余记忆

开始学着诗人

从葱茏的草木间,截取一些更茂盛的句子

九点的阳光斜射下来

君子兰花开得正好,我和儿来得也正好

一大群雕塑集结在公园里

向我们诠释人间瑰艺,抟造另一个世界

决定不再领受时间的规劝

一片空地,落坐

太阳的检视下,把自己一寸一寸塑起来

然后凝视着儿子在北方成长

此时物我两望

我们有一样的骨头,在城市坚硬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