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 子- 二大爷两口子有福 -三个儿都财大气粗

面 子: 二大爷两口子有福 /三个儿都财大气

作者简介: 冯喆,诗歌爱好者。2009年开始触网写诗,有上千篇诗文发表于省内外报刊,有数百篇诗文被收入各种选本,迄今已有三部诗集问世。

◎ 面 子

二大爷两口子有福
三个儿都财大气粗
闺女富得流油
老两口在村里很有面子

二大爷瘫痪
大娘不离左右地侍候
孩子们各忙各的
也没功夫搭把手

乡亲们再也不
老两口有福了
二大娘越来越力不从心
二大爷没了体面
老两口度日如年

一天老头喝了药
老伴上了吊
原来是老两口商量
同赴黄泉享福去了

五个孩子哭得
比孟姜女还惨
他(她)们都觉得
不起头来
有了面子

◎ 蝉的蚁葬

出伏
蝉的演出徐徐落幕
或是劳过度
蝉,一声哀鸣
猝死在秋的门口

落叶旗帜
盖在蝉的遗体上
一群又一飞来
悼念这位
一向高调的歌唱

一队队蚂蚁
从四面八方赶来
为这位名噪一时的歌星
举行旷日持久的葬礼

◎ 让生命的绿郁郁菁菁

素面朝天
穿越直白的日子
一场清水
已成昨日风景
年华不过
一种流水凋零

春天里苏醒
和一株麦子一起返青
用几滴晨露
洗亮蒙尘的眼睛
让生命的绿
像遍地的野草一样
郁郁菁菁

细密的春雨
滴进心湖
泛起层层涟漪
好想出去被它淋湿
和一树桃花站在一起

乘着风力
自己低了再低
静守时光
有关部门推诿扯皮
一把鸟鸣
煮一壶诗意入茶
多想在诗的怀抱里
坐以待毙
乡村改厕

茅坑
悄然退位
露天的污染
突然没了蹲位

便溺
关了禁闭
方便的时候
发配田野
它们立功赎罪

建设美丽乡村的潮水
正在反复冲洗
几千年排泄的陋习

活埋茅坑
消灭粪堆
大街小巷,千家万户
拥立马桶继位

保护环境
呵护地下水
就是保护自己
世纪的父老乡亲
不再看老皇历

◎ 有病乱投医

神清气爽的秋季
毁在捣蛋的淫雨手里
深秋交给霜降
一块名副其实湿地

暖湿,废气 ,尘埃…
正大规模生产雾霾
一架释放毒素的国家机器
无声息地偷偷袭来

虽然太阳
一只雄鸡
黑夜切换成了黎明
由于雾霾的毒性
硬是让城乡得了肺气肿
一个泱泱大国
不敢在康庄大道上
大胆前行

不得变成孙悟空
把雾霾统统驱逐干净
有病乱投医的我
只能把毁誉参半的风
奉为神灵
◎ 麦子写诗

我写诗
麦子也写诗
不如麦子

麦子的诗
经过冬的构思
雪的修饰
盘根返青拔节
孕穗灌浆饱满和诚实

麦子的成诗过程
一步意象纷呈
每个意境诱人神往
麦子的诗醇香隽永

几千年来
人们口口相传
中外扬名

麦子一年
只写一首诗
从古至今
不曾搁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