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诗与远方中慢慢变老(外一首)

在诗与远方慢慢变老(外一首)

在诗与远方中慢慢变老

文|赵长顺

谁都不会结到世上,谁都会变老

世上没有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

知道我己经老了

稀疏的头发

像一蓬枯草

下去身影

变得矮小

真的老了吗?

其实,老态龙钟只是我的外表

我的心

依然年轻的像青青的禾苗

我的血

依然流淌得似滚滚的波涛

虽然身躯己如斑驳破旧的寺庙

灵魂的钟声却还在山谷回响萦绕

我还年轻啊,我还未老

就像冬天一棵老树,

叶子虽然枯焦,根须还把希望拥抱

它还渴望来年再抽出嫩绿的枝条

它还期盼春天再爆出满枝的

所以,它拚命的从天上摄取阳光

争分夺秒的从地下吸取养科

像在追赶,像在奔跑

时间显得生命还重要

——

也许有人会嘲笑

苦苦经营的果园

都是些稚嫩的幼苗

怎能期望来年结桃

也许有人劝导

生命只剩下最后一程

苦了半辈子,还不抓紧享乐逍遥

却孤柱一掷的追求所谓的目标

无论是劝导还是嘲笑

我都不理不睬,因为我坚守自己人生信条

我能接受生活一切馈增

但却义无反顾的拒绝平庸拒绝无聊

不想在麻将桌上

把时间无谓的消耗

不愿在灯红酒绿中

让生命之灯在空虚中闪耀

——

年轻时即定的目标还未达到

岂能半途而废

在人生的战场临阵脱逃

虽然岁月催人在慢慢变老

追求的热情却从未减少

所以,我不与酒肉朋友结交

只愿与君子贤良坐而论道

我不喜在花花世界追逐热闹

只愿在偏僻的一角冷静思考

任随夕阳西下,任它冷风萧萧

我只管埋头在书海中漫游寻找

我知道,奔向远方的目标

只能不停迈动的双脚

晓得白发飘飘己昭示着衰老

可大器晚成,八十岁的太公还辅佐过一个王朝

不顾年老,执坳奔向高峰,冲向目标,

也许登上去什么风景也看不到

一如登上雪山峰顶,光秃秃的,只能引颈远眺

可我无怨无悔,毕竟我没有辜负远方的召唤

毕竟我探寻了人生的奥妙

毕竟在漫漫变老的途中

我该付出都己付出,

我该得到也都得到

我充实,我自豪,我骄傲

我追随着时代脚步

一直奔跑.

——

人生旅途

只要一踏上这条

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随着脚步的移动

路也一直往前伸延

坎坷坷的路上

时而下坡,时而攀岩

曲曲弯弯的途中

时而直行,时而绕弯

不管多难,不管多远

只要咬紧意志的牙关

没有走不到的剑门关

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顶着烈日如帽

冒着风雨似伞

脚上磨出的血

开成杜鹃

头上流出的汗

汇入流泉

希望在前方召唤

马蹄后边追赶

不能懈怠,不能偷懒

半途而废

就会留下终生遗憾

累了,想想长征

倦了,望望大雁,

向着前方,向着目标

向着遥远的地平线

骆驼一步一步

固执的走向苍茫的远天

身后,留一行深深浅浅的脚印

像答卷,交到母亲的手上

像碑文,印在儿孙们的

心坎

作者简介

——

赵长顺:退休干部九十年代在陕西日报西安晚报陕西工人群众艺术等刊物发表现代五十余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