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木子‖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九月的愁绪如落叶金黄 (组诗)

(1) 寻春

河面破冰

一轮月按捺不住轻佻之心,落下来

与水色重叠,晃醒恍然一梦的人间

该为它们筑座园了

踏雪寻梅的人还没有卸下马鞍

河边草木披上绿纱

一朵桃花欲遮还羞已绯红了脸

—

(2)苦夏

有一支荷的荫凉就够了

静静地躺着,做未完的梦

知道你会来,托起一个季节蓬勃

不要用尽全力,要留一点暖治好旧疾

蝉在歇斯底里地鸣叫

唱落黄昏,仍没有找到归宿

而你一句话不说,只管收集茂盛和葱茏

看着慢慢变成磨难和苦楚

装进我们沉甸甸的中年

(3)念秋

一片叶子落下

我的枯萎落下来,往事碎了一地

你的心会不会跟着也疼了一下

就像满地落花

已物是人非,再见只是相识

无边辽阔盛满微凉和孤寂

在九月,愁绪已如落叶般金黄

(4)殇雪

这十里白越走越薄,

没到黄昏就看不清它的样子

它来时没有出处,去时没有归途

本是忧郁之人遇一缕暖就玉石俱焚

可它多想爱这个尘世一次

你看那个白马少年端着一杯鸩酒

正走在风急路遥的人间

(5)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想起你莞尔一笑,心底的桃花就开了

可我体内还有雪花月光

需要与你脉脉传情

前世,我是一只痴恋红尘的白狐

而你,是手持利刃的捉妖人

尽管如此

依然不愿逃离那段前尘旧事

把梦做三生,把一个名字写满三世

把十里种成桃林

秋半词

活于诗里的温度灵魂

一个戏中人学不会在生活里列兵布阵

时光一直

轻轻地就将温和于荒凉分在兵荒马乱里

天空瘦了,土地更辽阔了

空荡荡的田野

像一个刮光胡须的男子一身清朗

从不成熟的重,失去的轻

今天,谁来和我平分秋色

秋日绚烂也静美

一半是艳阳天,一半是对愁眠

谁又在望着西窗上那片月光

望着如水的荒凉,去秋的深处

一场人间浩劫

与尘世一起沉默着,等一场白昼平分

明月几时

一年了。清影依旧

不知肩上的月光能否开出清白之花

抚慰八百里旧山河

城南的桂花也开了,一路浓香蔓延到城北

来时别提旧事,月光洒落的地方

就有一位离人唱着离别

上玄月和下玄月合成一个圆月

在这个月圆之夜,收到这么多的美之词

也是幸福

孤独藏在残缺的另一面

也是幸福

这么多年,我贪恋同样的一个夜晚

它剔除我一身反骨,教会隐忍,学会流离

再相邀举杯,将万千红尘和月色一饮而尽

可以将那片月光还给天空

抬头去看,就是故乡影子

尽管秋风起,露水冰凉

我们的身体如落叶般纷飞

我们再一次向它说出告别

悲伤也是温和的

白露词

一些旧词,凉意跃然纸上

昔日葱郁与九月作别,各安天涯

寄出的信,藏着青莲的羞涩

交付给南飞的鸿雁,盼故人

半生沉浮,一些疼痛已结成莲蓬

那是献给秋天最饱满的忧伤

我的故人,今夜风清夜朗

我要藏好所有的旧疾

鞠躬与这尘世的荒芜与安详

看着草木捧出一颗如玉之心,凝露为霜

我的故人今夜你可否来

我们举杯,将这桂花酒一饮而尽

足够我们抱着浓愁沉醉千年

一座庙宇被朝圣者的身体和香火供奉着

日子却瘦骨嶙峋

一串鸟鸣,衔来故土的母语

久不听乡音的人,

在这抑扬顿挫里泪哗哗流出来

大风无止境的吹,

有人顶风而行,有人畏首畏尾

有人怀揣角落里的一丝温暖

简单生长

我活在北方一个美丽的油城

正在慢慢剥离我的故土

热爱什么,又将失去什么

停不下的风,穿过人间穿过我的身体

那些绚烂过的芬芳,在慢慢枯萎

雨,落在不同的地方

秋雨潇潇,总是让人多愁

适合写诗,筑梦,和火焰的冷却

蝉停止鸣叫,

这场雨后细数望穿秋水的日子

再见,也许是来年,也许是一生

此时,你哪里有没有一场雨落下

我不要它花带泪

只想要一场滂沱

和你胸腔里厚积薄发无边的欲望

落吧

落下的千万种子

它们在荒漠里没有着落

只能做着比夜还长还长的梦

落吧

落在哪里又有什么不同呢

无非是把一朵百合变成泣血的罂粟

携手走过的相望,再相忘

生活,有时需要一些悲声

是谁把我从黑暗推向异地黎明

给我一身乌鸦皮肤

我除了在月光下洗白自己

什么也做不了

不敢大声歌唱

唯一的身体是用来爱的,

可有人却把它贩卖给了生活

今夜在这里那么多人低声哭泣

我只想抱着我的黑色翅膀

倾听黑夜中死亡和寂静声音

可是秋天啊,

它总是把尘世的相爱变成种子

男人繁殖河流,

而女人的一切不幸都源自这幽深的水

我们又都是一无有的人,

何惧生活的悲声

就让草木枯萎,人间失色,江水回潮

让它悬挂在那黑色的翅膀上,

带我去寻找粮食和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