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外一首)

人生若只如初见(外一首)

人生若只如初见

【外一首】

许建忠(甘肃崇信)

如今来想以前,

往事来想当年

留恋那个年代只有十七八,

她时常头上别着一朵兰花

一双大眼晴毛抓抓,

长的那就象一朵花。

性格内向迟早见人不言喘,

拿手针线活中了母亲的眼;

家住县城的南端端,

西街村上的刘家山,

泥土渠两边梯田两边山,

七十二道沟沟八十二道弯;

那是一九七六年,

高中上学某一天

记忆中那是周末的星期六,

微风嗖嗖细雨蒙蒙深秋

身披着雨衣回家园,

同学边走边闹着玩,

进门一头扎进了当中窑

抬头一看便把我愣住了;

一位姑娘坐炕边,

母亲坐在炕中间,

她低着头聚精会神做针线,

把我撂在那儿那个傻劲才叫惨;

偷偷看了我一眼

顿时我心中打颤颤,

不知所措的我心里是甜还是酸,

语无伦次不知回答一边

想多看几眼又不敢

心里乐得打转转,

母亲她早已设下了埋伏圈,

借此机会时时诱导让我钻;

其实说句心里言,

以前碰过几次面,

只是嫌羞好爱面子没言喘,

其实心里早就有那么一点点;

母亲的想法入了愿,

擀长面来又打鸡蛋

平时舍不得的腊肉切的整片片,

看起来今天从不吝啬一点点;

饭后家人都躲远了,

母亲的曲曲教好了

千叮呤来又回过身来万嘱托,

叫我快把她的心思给姑娘说。

中的气氛静悄悄

起来好象没搞了,

她照旧目不转晴做起了她的针线活,

我好象无头的苍蝇东奔西撞啥都摸不着。

时间过了一会会,

家中仍旧是一对对,

“饭还可口不?”无奈只得忙搭讪,

一双绣花鞋垫双手到了我跟前;

抓起鞋垫往外跑,

心里热乎的不得了

我的母亲看到了,

高兴得满口好!好!好!

献给第22个记者

怀着激动的心情

执起笔,心潮澎湃,

伏桌前,思绪万千

何为记者?

地球永恒转,记者不放假,

宇宙不止步,记者不休息。

风里雨里节日里,

振奋人心场面中,

记者的镜头闪动在左右

即使不在新闻现场,

肯定就在赶往新闻现场的路上

没有天气阴晴,

更无四季之分;

发现好心思手动,

遇见侧面鞭挞不公,

书写人生众相,

关注动态平衡,

首先向新闻工作者致以敬意!

平日里皮肤暗淡无光,

挂着浓重的黑眼圈,

时常一幅疲惫不堪样子

总是心事重重加班不停

仿佛有上千万生意要谈;

内心充满生活阳光

奋斗昼夜不关机,

休息时从未安过神,

生怕漏掉一个来电,

担心删错一个信息

他们有轻重不一的强迫症,

常常为找不到选题而焦虑,

寻不到中心点而烦恼

长期久坐于案前,

就像尊雕塑一般

因而已经有了不同程度的肩颈酸麻,

腰椎僵硬疼痛症状;

他们对时间的感知

普通人大不一样

发稿哪怕慢了一秒

她们都捶胸顿足、仰天长啸!

再次向新闻工作者致以敬意!

每天不停的奋战,

夜间不息的加班

又是他们轮回辗转的一天!

他们个个是把熬夜的好手,

他们拼搏天地间,

饱经生活历炼,

深知历程的艰难。

他们对于节假日的理解

不是哪里吃喝玩乐,

而是怎么借势做新闻报道,

真正休假目的自藏心里,

早已给笔记本电脑腾了位置;

敲击键盘的速度不亚于斗地主哥们的频率!

他们的生活其实简单极了

一个馒头加上一盘菜,

干起活来个个是帅上加帅,

就是我心目中的记者;

一次向新闻工作者致以崇高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