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与雪青马(诗2首)

年龄与雪青马(诗2首)

年 龄 与 雪 青 马

【诗二首】

本刊顾问 匡文留(北京朝阳

一个年龄与一个年龄

没有什么恒久不变的记忆

恰如墨汁滴上宣纸

最初的色泽轮廓 迅速洇晕

恍惚而迷离

以为岩石的锋刃

将心刻成岩石

你青铜的身影大风更狂烈

吹折我的爱与欲

颠簸为大黄河

浑浊的万千波浪

三十七岁的主题

碑刻我身体的摩崖

一生一世的窖藏 记忆

如何会篡改并模糊

我把岁月关于你的画面

逐一淘洗 坚忍磨砺如淘金者

只在万籁阒寂时分潜入窖藏

吮吸你彼时的光华

一次次深陷身心的摩崖

而你此时的影像

比顽童漂石更随意却准确

我的瞳仁炸得粉碎 七十三岁

答案庸常毫无悬念

即使是你 是你

我深仇大恨地诅咒记忆

锋刃与碑刻

又如何敌得过

一滴墨汁呢

◆雪青马饱含爱情的水分

看见你一扬鞭鞘 一侧身

腾跃上马鞍

看见你的雪青马

饱含爱情的水分

是微醺的酒气

给了怀孕般的目光

是微醺的酒气

自我的唇齿驶一条小径

比河流怀揣万千鱼儿

更加扑啦啦地富足

将密匝匝苏鲁格桑花馒头

铺满你马蹄下的草原

看见你滚鞍下马

微醺的酒气 已将

每一茎草棵子斟满

我的氆氇沉浮于微醺

和着骑手的蹄点旋舞

你黝黑光洁的照射

胜过青稞酒倾洒

人的水分 胜过雪青马

雪青马滚滚嘶鸣

千万千草棵子

是万千万千星星的卧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