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品天水春色

  昨天,因与朋友相约,怕他等久了,就连夜赶路到达天水已经夜里10点,却一路赶上了春雨真是:“春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第二天,被春雨洗礼过的天水,街道旁的柳树挂满了绿意,天空碧兰,远处的山巅云雾缭绕。天水的烟云名不虚传,俗有麦积烟云甲天下之称。遥望远处的烟雨,细雨飘渺,浸一润山峦,润雨柔柔,飘散落尘;近看柳枝飞舞,绿芽绽放,春的气息,随风飘荡;春风摆一弄着浓情,烟云飞舞着春一色

  走上藉堤,一河春水吹皱,涟漪四散,漫过藉河孔桥,这碧水浩荡的藉河,这长堤、绿树、碧水、石雕、砖刻、画舫、渡口,和那烟雨缭绕水中镶嵌的五光十色的倒映,令我魂牵梦绕,这记忆犹新依然如昨,穿梭在流年的长堤上,我将这一帘的春韵,泼墨成天水的画卷。

  春一色融融,我在青柳飘飞的此刻,将最美丽的心情梳理成烟雨里飘飞的思绪,看长堤含苞待放的桃花,清馨淡雅点缀枝上,一缕沉香漫过心头,烟雨中,一弦的清音缠一绵轻落在绿水一浪一舞的草堤,枝上的鸟儿呢唱;真是春一色满眼关不住,花香满堤,绿树满山,云雾铺满青黛,念念烟波,那银色的一浪一花在一陽一光下飞舞,一河的春水淌过潮一湿的软皮大坝,如柔絮轻轻穿透蒙蒙的雨雾,一阵清风漫拂花香满堤,瓣瓣飘起弥漫,引来无数游人。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河边公园内,粉一红的杏林,雪白的梨园,温婉淡绿的杨柳风,淡淡青草香,和着游园的女子仿佛置身在江南;在天水,尽管没有江南二十四桥的明月萧声,亦没有江南古镇,油纸伞下的水墨诗情,但我喜欢这个小城的暖一陽一下,在暖暖春风中,独自行走在长堤上,淡雅闲适,有韵而行。

  记得读过美文《忆江南》,我看天水不比江南差,天水的春天如此艳丽,天水的风如此缠一绵清馨,天水的云如此云卷云舒,天水的空气如此清冽,沁心扉,带着淡淡的芳一香迷一情,悄然飘至。天水的春雨如此朦胧,如此梦幻,淅淅沥沥拍打着枝叶,那烟雨从山峦中袅袅升起,美轮美奂。

  天水的水甘甜柔绵,似一湾山泉爽一滑,像一条绸缎柔一滑,津润了无数白娃娃的肌肤;所以,才有天水出美一女的美称。

  光一陰一流淌,细水流声;此刻,我穿梭在千年的小城,带你走进如烟的小巷,青青的明清古居,小楼翁亭,琉璃瓦舍,如果遇上相识的朋友,邀你进屋小息,温一壶上好的清茶续杯,一盏茶香掠过心尖,“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感觉心中升起,我在这甜美的诗韵里舒展着胸怀,聆听着8000年光一陰一里伏羲的故事,沐浴着清风烟雨,洗涤忙忙碌碌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