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画卷的迭部

  深秋,几场秋雨,把迭山的五颜六色都洗得干干净净,一幅巨大的油彩画,从益哇沟到腊子口次第打开。雾踩着云,云逗着风,风燃一烧着红、黄、绿、紫的树叶,把迭部绘成一幅水墨画卷,这个季节,迭部的山水如仙境般令人神往。

  一束束一陽一光穿梭在云朵间,时而狂奔,如羊群;时而游闲,如絮棉;时而,一道道一陽一光,穿透云彩,劲射而来平静的投射在五彩缤纷的山坡上,如玫瑰灯光照射在舞台上,让人眼花缭乱。白龙江追逐着灯光,喧闹着,扑向腊子口的怀抱。来迭部,你最好带上一幅画架,即是不会画,可以信手涂鸦,临摹迭部的山、迭部的水、迭部穿着盛装的姑一娘一,你的临摹画不比毕加索的差,真的如果你来迭部,就带着画架,即是画不醉,也会把你看醉。

  每年,我都要带着画家、带着朋友走进迭部的每一条沟,九年过去了依然欣赏不够,陶醉不够。从郎木寺到铁布区,如果你乘车,请不要鸣嘀,想看看野生的鹿群,就请下车。嘘,不要吭声,不要说话;在山坡上,在树林里,在白龙江岸畔,美丽梅花鹿或吃草、或饮水、或嬉戏,没有喧闹和噪杂。这里的静,静得若蜻蜓的翼翅悬停在空中那样的静美,让许多游客不住呼吸,一声咳嗽,让骄健的梅花鹿跳跃在水墨画卷里,那样入诗入画,看得你如痴如醉。

  车顺着白龙江向东奔驰,天边的云朵托着我在幻想。

  这里峡谷深炯,这里景色袭人,这里蕴藏神话

  神奇的扎尕那,美丽的错美峰,守望的虎头山,纯洁的姑一妈一湖,天险腊子口,处处风景,处处是奇葩。

  我守望着迭部,我梦想着迭部,我陶醉着迭部。行走在迭部街头,看到的每一双眼睛,对你都表达着纯真;悟到的每一颗心,对你都表达着真诚听到的每一句话,对你都表达着热情。让我的眼神也不自觉地纯真起来让我的心更诚,让我的情更浓,我用最纯净的双眼,品读格桑花的朴实;用空灵的双耳,静听白龙江的激一情;用真挚心灵感觉寺庙滴翠的幽静

  一绺绺云彩在树梢间亲一昵,一只只鹰在蓝天翺翔,一辆汽车我们的身边奔跑他们亲一昵的是感情,他们翺翔的是梦想,他们奔跑的是希望

  我静静坐在白龙江畔,和森林说着悄悄话,说着迭部春天故事夏天的幻想,秋天心情冬天的向往,以及在风中舞动的心绪,和每一个云朵说话,说着迭部的人,迭部的情,迭部醉人的美景

  在东哇村的草原上,我习惯了追逐,犹如追逐时光一样,滑过,丰美的草场绿到了山尖尖,绿的涟漪一圈一圈的,将它传送给羊群,传送到天边的白云

  错美峰和姑一妈一湖是近邻,相恋、相一爱一,虎头山和白龙江是双雄,彼此静静守候

  它们之间只有它们明白它们的心情。

  鲜艳的红叶,带着情思的红叶。慢慢的走进我们的视野,走进满山遍野,走进秋天的胸膛,带着火热,带着一种歌唱,带着对大山的真诚,带着对迭部的眷恋。

  在天空盘旋久了的雄鹰,猛然一个俯冲,抓住等待很久的希望,抓住了一只松鼠的挣扎和生命

  始终左顾右盼的松鼠与红叶之间,是多么的亲蜜,多么的一浪一漫,多么的悠闲;松鼠的梦想,採一叶红叶,表达自己对秋的情思。

  此刻,松鼠的心很痛,它不能亲自呆在红叶的身旁,即使是一个梦,一个不可能的可能

  飞翔,始终是天空中鹰的行动。鹰始终没有忘却,在红叶与松鼠之间,他们是邻居,他们都是水墨画卷的朋友,但大自然的朋友都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走近迭部,就走近了天然生态,在不同的季节,你会看到梅花鹿、狼、棕熊、磐羊、雪鸡及翺翔的雄鹰。情不自禁地就会走进森林,就会想起杜牧先生的诗“远上寒山石径斜, 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一爱一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相约的朋友,走在迭部的街头。

  拉着手,迭部的眼睛看着就脸红。你可以邀他们一起走进相机的卡嚓声,一起带着笑容,一起感受这秋的深炯。

  他们会允诺的,他们是这里的主人,你只是站立在陪衬之中,神态悠然。

  你会听见,树叶在诉说心底的秘密月光山顶上爬上来,在你的身旁,等待你的呼唤,风回旋在你的周围,偷看你的芳容。

  这一切,不足以你蔚然而动!

  一声天籁之音从村边飘来。如果你没有歌唱的喉咙,那就用心默念吧,因为默念也是歌唱,也能振奋人心

  迭部到处都是歌,以至于让红叶的心也开始歌唱。

  风,趴在红叶的肩头熟睡,做梦

  红叶枕着风,让风的梦香甜

  红叶是迭部水墨画卷的魂。

  似乎人们也开始懂了红叶的语言不需要吭声,就能让不同的心沟通。

  秋天的迭部美得悄然无声,美的激一情四射,美的韵味无穷。

  一簇簇红,一丝丝风,一支山歌顺白龙江游!

  雾连着云,云踩着风,风燃着红,红叶牵着雾、云朵和风,在丛中舞动!

  从益哇走进腊子口,仅仅是从画的这边走到那边,似乎仍然是从心走到心,。

  雄鹰在天空俯瞰层峦叠嶂的迭部,鱼游在白龙江眺望满山的红叶,青山绿水藏不住那星星点点的红,逐渐燃一烧透整个深秋。

  四季轮回,大自然是千年不变的盟约。

  深秋,年年此时,红叶似醉如痴含羞,应节而红。

  极目长空,天高风爽,漫山红遍,层林尽染,水墨画卷,恰似浅醉难收。看这迭部的秋景,总想起《西厢记》里《长亭送别》的一句:晓来谁染霜林一醉?总是离人泪!

  这里没有族别,民族融和,这里就是你的家。

  用带着墨香的书页夹进一枚红叶,夹进一种温馨,一种美丽,一种旷达。

  从这里开始,我们学会了歌唱,学会了绘画,学会锅庄。

  因为这里处处都是歌,这里处处都是画。这里处处都是舞。

  从郎木寺走出迭部,从心走出心,怎么也走不出这山,这水,这水墨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