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曲三章

  听取蛙声一片

  蛙是夏曲中取活跃的因素,不分昼夜地吟哦自己喜悦。特别是在有些午后,天气骤变,墨云密布,一阵又一阵的轰隆声和触目惊心的闪电,伴着突如其来的一场豪雨。雨来得突然,又走得悄然,但大小小的稻田中却已盛满了天降的甘霖。此时,蛙族的成员们不知何处冒了出来,天始欢庆朗朗。整个天地间便弥漫着一遍蛙声,世界在蛙声中溶为了一体。蛙们为自己的辛劳而歌,为雨后的清新而唱,为今秋的丰收而吟。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遍”有经验的老农踏着雨后的泥泞,走进那一片片苍翠欲滴的稻田,一手端着旱烟,一手抚一着齐腰深的秧子,呼吸着雨后清新的泥土气息和稻花的醇香,那饱经风霜脸庞上禁不住露出喜悦来:今年又是一个丰收的好年头呀!

  蝉噪林愈静

  蝉是夏天的标志,夏天的符号。蝉在地下生活时间长达四年,而在枝头高歌的时间却只有一个星期。这似乎太不公平了。但蝉却丝毫也不计较这些。在有生的季节里,用最大的热情,发出震憾寰宇的强音。歌赞太一陽一的永恒,歌咏夏日的热情,歌唱生命美好

  有人说,蝉只在一陽一光照耀下才会歌唱。其实不然,有好些熹微初露的清晨,当大地沉睡在迷漫的朝雾中时,蝉就开始一天第一改朝换代礼赞,那样的热情,那样的大胆。我认真地聆听着心中充满了对蝉的崇敬和向往,充满了对生命的感喟。蝉并非留恋生活,但经过亿万年的努力奋斗顽强生存获得的生命仍很短暂。蝉并没有消沉,它努力使自己在有限的生命中活出一精一彩,活出不平凡。既使是蝉的最后一声绝唱,也充满了对生活的无尽热一爱一,无限深恋。

  纺织一娘一的歌

  纺织一娘一是夏日的幽灵,夏夜的一浪一子,夜夜在月光下、草丛独自惆怅、独自悲伤

  夜凉如水,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开始坐下来院子里乘凉,一面纵谈着各种逸闻趣事。月光悄悄地爬上树梢,放出清冷的华光。月色如银,撒遍大地。这时,墙角边、草丛里,蟋蟀轻轻地试一试琴弦之后,开始了同声的演奏。给讲故事的老爷爷一段插曲;给唱山歌的大姑一娘一奏一支小调;给埋头攻书的学子谱一份静谧。那幽怨激昂的歌声,令墨客一騷一人沉醉留连;令久居异乡远离家人的游子激动期盼;令幽会的情一人伴侣振奋喜悦。

  蟋蟀的歌是夏夜的歌,是月光的曲,是贝多芬琴键上跳动的华尔兹。蟋蟀的歌,更像母亲的声声呼唤,重重地敲击在游子的心窝,响起在一浪一子思家的情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