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将最后的一丝甜蜜缝进鞋底, 唯一的幸福偷偷藏进了背包

母亲最后一丝甜蜜缝进鞋底, 唯一的幸福偷偷藏进了背包

致敬母亲

文\小欧

生命孕育何其艰难,分娩时,

一声声撕心裂肺,只在母亲身上

而她眼里出来的,却是幸福的泪水

只有母亲才知道一切美好

不是打开门,看见就是春暖开;

绝不是一早醒来,幸福就来敲门;

母亲总拿她的白发,去换儿女头上的青丝,

用她的辛酸,才争取到儿女们的远行;

只有母亲最能体会自己儿女

生日意义成长快乐和婚庆的滋味

我看见枝繁叶茂的一棵树,迎风招展

它的根总在吃力的抓牢土地一秒不肯松手;

我看见高耸入云的大厦,

基石深深插入地球,任凭它震颤翻滚;

可以想象无论我走多长的路

也还是被母亲捧在手心;

无论我来到一片天空

为何头顶总飘来一朵故乡的云彩。

谁知道母亲为何躲在屋内?

只是不愿阳光,映出自己苍老的背影

她催促儿女快快成长,赶他们出门

只是不愿泄露自己与命运交换秘密

正如她分娩时的痛一样

母亲将最后的一丝甜蜜缝进鞋底,

唯一的幸福偷偷藏进了背包。

别的刹那,我终于明白

为何母亲的眼睛突然变得如此混浊?

我们眼里呈现无尽风光时,

母亲却在逐渐失去她最后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