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水里蓄满炎凉(诗7首)

一滴水里蓄满炎凉(诗7首)

滴水里蓄满炎凉

【诗七首】

本刊编委 侯培云(山东费县)

■秋深辞

天地间鼾声如雷,痰声似震

秋深了,虎狼辈应时守静

低垂下阴郁的头眼

我已再三挑拣过

如今只剩下不选之选了

秋和冬一个鼻孔出气

温度话题历来没商量

好在雁鸣跟黄叶点睛

飞雪与冰河缱绻

世态原本无所谓萧瑟

一滴水里蓄满炎凉

太阳起来生活便拥有

惯性的、弹性的每一天

太阳下班了,星球朦胧

爱情的直白调和蜜甜的忧愁

密集上线,火热上映

■读史偶记(二首)

1.春秋

不知道春秋是些怎样的物件

一口锈死了声带的青铜

抑或长了三只足但不想走路的鼎

是曝光后横遭非礼的桃花

还是被兵火收拾过的井田

总之,自那之后

世已是大争之世,俗已是大伪之俗

2.晚清

大清国在其晚年

日益患上了重症肌无力

帝国尊荣极不情愿地躺平了

听任列强们宰割,蚕食

饕餮之声几令狼群胆寒

盛况不堪之极,二百年后仍似撒盐

朝着民族记忆伤口

■观城市动感

城市自有城市的引力场

就像宇宙星体所普遍具有的

纵横如织的网格——

平行与交叉,放射与集聚

环绕与跨越,向心与离心

城市路网,看似哪吒的风火轮

一直炫动在生生不息的神话

而在现实中,它更像

愁白了头的羊肠小径

比崎岖更崎岖,比泥泞更泥泞

■蝉是民间歌手

蝉是民间歌手,与禅同心以禅为邻

取个很哲学的昵称叫知了

你用独有的任性声调抒情

平直,单色,有时格外刺耳

离地三四米是你宜居的高度

悬挂上升途中的胎衣等候着采药人

树下疏松的土层是你的前世

潜伏多年一朝攀上了高枝

你羽化,人人渴望成仙

你脱壳,个个崇尚智巧

你吸食草木,养你绿色

你膜翅透明,但捕你的网更隐形

对于世间之事,你视野宽阔看得很开

诗人赞你吸风饮露,其实你凭暗功夫

怀抱知秋之心,行将了却了天命

■槽 钢

人在槽钢前,人在槽钢后

人在槽钢左,人在槽钢右

人在槽钢上,人在槽钢下

人在槽钢中……

万能的钢铁大王

你赐我两米槽钢吧

有适当深度的,带封盖的

让我可以望天

睡可以得梦

葬了可以通神

还要替我做好防水

让我超度天河,安然无恙

阴影

一种黑色的古怪的薄饼

热锅冷灶均可制作

无味,有时恍若暗香

粘贴于云霭与山川之上

粘贴于空空如也的空气之上

无缝粘贴于任何地形、任何事物的形貌之上,形而上

完美粘贴于活动人的肩背、腰膝及表情、衣褶等所有细节之上,无痕无伤

不温不火,若即若离

有磁场之实,有梦境之虚

风来过,雨来过……

有从光明发出的阴影,像撒网

有从阴影走出的光明,是我们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