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赏析(将进酒赏析500字)

将 进 酒

李 白

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幕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企樽空对月。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全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夫子,丹郵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镶玉不足黄,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的。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赏析

李白是盛唐时期最著名的浪漫主义诗入。

《将进酒》原是汉乐府诗题,属《鼓吹曲?饶歌》。题目意思即为“劝酒歌”。本诗约作于离开輸林“赐金放还”后天宝十ー年(752)。李白当时友人岑勋在嵩山另一好友元丹邱的颖阳山居为客,三人登高饮酒。李白通过自身的遭遇,对社会黑暗,人生的得失,小人当道,圣贤寂寞,深有感触。于是对酒当歌,抒发自己感受和怀才不遇的愤波。

诗歌开篇两组排句,抒发了人生易逝的感叹。“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到海不复回”。黄河源远流长,从西北高原奔腾而下,如从天而降,奔流不息,东走大海作者借所见所想起兴,语带夸张,描绘出一派壮阔气势。但诗人饮酒当歌,其意不在写景,而在借以抒发感慨。所以,接下来就是“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早上青丝如云,到傍晚已是白发如雪,就是高堂明镜也悲叹人生易老。作者采用拟人和夸张的手法,极状人生之短暂生命渺小。这两组排句,前兴后咏,兴中含咏,语意鲜明。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两句一个逆浪回转,由“悲”翻作“欢”。在李白看来只要“人生得意”,便无所遗憾,当纵情欢乐,不要让酒樽空对明月,就是“饮三百杯”,也要“杯莫停”。表现出一种“人生达命岂暇愁且饮美酒登高楼”的豁达胸怀。“天生我才必有用”,这句足以让读者透过进酒狂饮的表象,而认识诗人深藏其中的一种怀才不遇又渴望用世的积极的内在本质。难怪诗人在《行路难》中高唱:“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千金散尽还复来”,这又是一个高度自信的惊人之句,充满着衰壮之气和放达之情。接着,诗歌连用四个短句:“岑夫子,丹邱生,将进酒,杯英停。”直呼二友之名,诗人狂放之态跃然纸上。短句扣题,描写生动,且使节奏富于变化。诗人要“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宴筵趋于高潮,宾客兴趣盎然。只“进酒”并未表达内心感慨,还要“歌一曲”,以诉衷肠下面八句应是诗中之歌了。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钟鼓僎玉”指富贵生活。鸣钟鼎食,餐金馔玉,亦何足贵,只愿求得长年累月沉醉在酒宴当中。诗歌至此,诗人饮酒至“醉”的神态由狂放转而为愤激。既而言道:从古到今,凡是有德行有才能的人,都不为世所用,唯独善饮长醉的人オ留名身后。李白自为有用之オ,曾以管仲、诸葛自许,本可为卿做相。然而“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终是不为世用,只好沉浸于酒宴之中,以酒浇愁来驱散寂寞。接着作者又以陈王曹植为例盛赞他“归来宴平乐,买酒斗十千”,尽情地嬉笑取乐的豪放气度。曹植文オ盖世,却有志难酬,李白也有同样道际。诗人从对曹植的深切同情中而抒发自己的不平之气。萨大发酒兴,“主人何为言少钱”,照应“千金散尽”句,又故作跌宕,引出最后一番豪言壮语:即使千金散尽,也当不惜将名贵宝物“五花马,千金裘”来换取美酒,图个一醉方休。“与尔同销万古愁”,结尾照应开头之“悲”,使诗歌浑然一体“万古愁”意蕴深沉,再次显示诗人奔涌的感情激流和豪放的胸襟。

《将进酒》在汉乐府旧题中言短句少,只叙写酒宴游乐。李自借题发挥,不仅开拓和深化了诗的内涵,诗体也作了初底改造,成了以七言为主,面以三、五、十言“破”之的杂言体,极尽参差错综之致。诗句以散行为主,又以短小的对仗语点染,节奏疾徐尽变,奔放而不流易。

全诗篇幅不长,却五音繁会,气象不凡,诗情悲愤而作狂放,语极豪纵而又沉着,气勢汪洋态球,是李白浪漫主义诗歌的杰作之一。如“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把诗人放达不羁的个性与借酒销愁的行为,自然真实地统一起来,带有浓厚的浪漫色彩。“黄河之水天上来”、“朝如青丝暮成雪”,充分运用兴比、夸张的手法,想象丰富而大胆,具有撼人的艺术力量。诗中多用巨额数目数,表现一种豪壮气势,显示诗人充实深厚的内在感情。沈德潜《说诗降语》道:“想落天外,局自变化,大江无风,涛浪自涌、白云卷舒,从风变灭。”此篇足以当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