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赠一枝春(聊赠一枝春是什么意思)

普通人说送礼,经常用到一句俗话,“千里鹅毛,礼轻情意重”。虽然夸张足够,但浪漫不够,美感不足。但诗人就不一样他们文字的魔术师,往往简简单几个平常字,经他们一组合,就迸发出空前想象力和浪漫主义情怀,而且美感十足。

南北朝诗人陆凯开了自此诗词的先河,他在《赠范晔诗》中写到:

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

江南所有,聊赠一枝春。

聊赠一枝春,诗词中的伟大想象力和浪漫情怀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诗人在赏梅、折梅的时候,偶遇驿使,顿时想到友人根本原因作者无时无刻不在思念老友,偶尔放松心情赏梅,却偶遇驿使,对友人的思念却更加勃发。自然而然,于是寄梅问候,“寄与陇头人”。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则在淡淡致意中透出深深祝福。江南不仅不是一无所有,有的正是诗人的诚挚情怀,而这一切,全凝聚在小小的一枝梅花上。“一枝春”,是借代的手法,以一代全,象征春天的来临,也隐含着对相聚时刻期待。联想友人睹物思人,一定能明了诗人的慧心。

不得不佩服诗人的想象力,“一枝春”描绘,使得大家眼前仿佛出现了春光明媚,春到江南,梅绽枝头的美好图景。梅花是江南报春之花,折梅寄友,礼轻情义重,它带给远方朋友的是江南春天的浓浓气息,是迎春吐艳的美好祝愿,也是诗人与远方挚友同享春意最好表达

聊赠一枝春,诗词中的伟大想象力和浪漫情怀

江南春天

这里虽然想象里丰富,但全诗表达自然自己赏梅,自然想将这美景与友人分享。但如果你在北国的冰天雪地里,想象着在江南的朋友,“聊赠一枝春”给自己,那感情又隐晦了许多,但感情还是醇厚的。

宋代词人舒亶在《虞美人·寄公度》中写到:

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

故人早晚上高台,赠我江南春色、一枝梅。

聊赠一枝春,诗词中的伟大想象力和浪漫情怀

赠我江南春色、一枝梅

我壮志未酬,又历经朋友分离,寂寥寡欢,唯有借酒遣日而已;特别是现在到了漫长冬季,雪满长安道。“故人早晚上高台,赠我江南春色、一枝梅”这两句从对方着笔,心有同感,友情的思念彼此相似:我之思彼,亦如彼海内存知己之思我,想象老朋友也天天登高望远,思念着我;即使道远雪阻,他也一定会给我寄赠一枝江南报春的早梅。

“赠我江南春色、一枝梅”,既写出了友人对我的深厚情谊,又反过来写出我对友人的深厚情谊:如果是反过来,我在江南,友人在北国,在这个孤独难耐的漫长冬季,我也会送给友人“江南春色、一枝梅”。

身处北国冬天的诗人,如果真的收到了一枝梅,那会是怎样一个高兴的场景?宋代诗人薛嵎就在《山云惠二物·梅枝》中为我描写这样一个场景:

赠我江南一朵春,独清滋味自相亲。

聊赠一枝春,诗词中的伟大想象力和浪漫情怀

赠我江南一朵春

山云赠给我了一支梅,这是一朵江南的春天气息;我太喜出望外了,这清新的滋味、这春天的气息,我要亲自的、独自的,欣赏、品赏。

看到这里,我们受到诗人的喜悦之情,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