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均与朱元思书(吴均与朱元思书赏析)

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风停,烟雾都消散尽净,高爽的晴空和山峰一样颜色。乘船随着江流漂荡,任凭船按照自己的意愿,时而向东,时而向西。从富阳到桐庐一百里左右山水奇特独异,天下独一无二。】

  

吴均《与朱元思书》对政治官场厌倦和对功名利禄鄙视及想寄情山水

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急湍甚箭,猛浪若奔。【水都是淡青色的,深深江水清澈见底。游动的鱼和细小的石头一直下去可以看得很清楚,毫无障碍。湍急的水流比箭还快,凶猛的巨浪就像奔腾的骏马。】

  

吴均《与朱元思书》对政治官场厌倦和对功名利禄鄙视及想寄情山水

夹岸高山,皆生寒树,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直指,千百成峰。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江两岸的高山上,全都生长着密而绿的树,高山凭依高峻的地势,争着向上仿佛都在争着往高处和远处伸展;群山竞争着高耸,笔直地向上,直插云天,形成无数山峰。泉水拍打在山石上,发出泠泠的响声;美丽的鸟相互和鸣,鸣声嘤嘤,和谐动听。】

吴均《与朱元思书》对政治官场厌倦和对功名利禄鄙视及想寄情山水

蝉则千转不穷,猿则百叫无绝。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横柯上蔽,在昼犹昏;疏条交映,有时见日。【蝉儿长久不断地鸣叫,猿猴千百遍地啼叫不绝。像老鹰一样极力追求功名利禄的人,看到这些雄奇的山峰,追逐名利的心就会平静下来。忙于治理社会事务的人,看到这些幽美的山谷,就会流连忘返。横斜的树木在上面遮蔽着,即使在白天,也好黄昏那样阴暗;稀疏的枝条互相掩映,有时可以见到阳光。】

吴均《与朱元思书》对政治官场厌倦和对功名利禄鄙视及想寄情山水

吴均(469年—520年) ,字叔庠,南朝梁文学家、史学家,吴兴故鄣(今浙江安吉)人。出身贫寒,性格耿直,好学有俊才。吴均既是历史学家,著《齐春秋》三十卷、注《后汉书》九十卷等;又是著名的文学家,有《吴均集》二十卷,惜皆已亡佚。

吴均《与朱元思书》对政治官场厌倦和对功名利禄鄙视及想寄情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