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末漫笔

  一转眼就飘过了杏桃苹果花吐露芬芳的时节,也熬过了今年漫长的“吹水上树”的日子清明过后是谷雨,立夏已近,颇知冷暖的风儿,显得有些寂寞并躁动不安起来一如这个时节的人们

  自然人生是相似的变化无常却又总想趋于安宁,就象我们最终回归于一精一神的富足和洁净。这是一种来自有限生命的企盼,是一种看惯风月的心灵归隐,是一种悲情之中跃动的壮烈和感动。远远地看着目的地葱葱郁郁的风景,何曾不是一种让生命永远年轻的顿悟。

  人类神话时代走到今天其实一个无知到认知,从疑惑到迷失的过程。传说伏羲“人面蛇身”,想必是原始时期近亲血缘或自然生存条件所限生成的残疾。也因如此,他必不能从事渔猎采集等劳作,也就为他专心观察自然万物专门从事思考,总结猜测自然规律提一供了条件。伏羲创八卦,纳万物于一陰一一陽一,从最简单线条延伸了人类的文明之树。但一切落叶、枝条及至生命终将归于大地之根。

  艺术起源于我们渴望美的永恒。人类活着的沉重使灵魂需要滋养和释放,需要游走和轻一盈。而最终让我们回复内心安宁的,依然是艺术之美和简单的生活。就象我们一直都生活在伏羲那一陰一一陽一天地、男一女生死的最简单线条里。

  展望和回首在平静的日子里沉淀原来我们对生活没有更多的奢求。

  年龄可以改变人的一切。年青时为了平息对生活的盲目乐观,为了掩饰力不从心的轻狂,担心前面道路的崎岖和黑暗,总把矫情的“淡泊”,当作自己伪装成熟的面具。

  而要真正懂得并领会淡泊,却需要一个有条件的过程。要历经繁华落寞,要饱尝得失变故且能洞察人情世故,到了最后还要有放得下欲一望,并找回人生真相的坚定直到上升到“天薄我以福,吾厚吾德以培之;天劳吾以形,吾逸吾心以养之;天扼吾以遇,吾行吾道以通之。”之境界才是真正的淡泊。

  所以真正的淡泊是怀有高远志趣的一种选择,它更多的是追求一种人生意义层面的一精一神需要和满足。也只有一体和一精一神都趋向于平静祥和,我们才开始学会思考并感悟人生。

  春夏交替,气候无常。特别是新城区,中午一过就吹起了大风,天也一陰一沉沉的。“山雨欲来风满楼”,我们有时能预知前路的风雨也能做出一些准备。但人生变幻无常,是不会按着我们的预想风平一浪一静的。

  享受生活和创造生活,我们在相悖相融之间选择。

  也许更多的是对生活艰辛无助的感慨,让我们或停步或退却,却又心有不甘。现代人有着太多的矛盾,太多的失望和失落,永不停止奔波的是愿意担起责任的人。繁花固然似锦,我们却只知道小草小花的生存滋味

  饭桌间,与长辈谈起昨之“越穷越光荣”和今之“笑贫不笑娼”的意识变迁,发现我们左得厉害,也右得厉害。人的一精一神一直被这种物质上的贫富禁锢和捉弄着。看到一段学者文章说:盛唐除了国富民安,三尺之童都以“不言诗词文雅”为耻。当初被世界称为“唐一人”的我们,除了在遥想盛唐的大国气象时感叹一声,说声惭愧外,还真的应该下来想想自己,想想明天了。

  前人云:天下之事,利害常相半;有全利,而无小害者,惟书。所以,我们不应因为世间诸事,而荒废了读书,更应该通过读书来明白世间诸事。也只有明白了一些活着的简单道理,我们才可以生活得平凡简单,又不至于苍白无聊。

  其实我们对生活的要求并不高。